南方女孩王鸥讲述“花爷”养成记

2019-03-21 07:45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最初,女演员王鸥靠《伪装者》和《琅琊榜》中的明艳造型在一众男人戏中亮眼突围,参加《明星大侦探》《声临其境》等综艺节目时,其浑然天成的幽默感以及粤语原音的紫霞仙子,又让观众领教了她不当“花瓶”的实力。正在北京、东方卫视播出的京味儿年代大戏《芝麻胡同》中,王鸥要面对与何冰、刘蓓搭戏的压力,还要解决语言关、年龄跨度等几座大山。

这部电视剧让观众看到“南方女孩”王鸥突破自我,变身为帅气利落、甜中带辣的“北京大妞”,从“小炮仗牧春花”到撑起严家半边天的“花姐”。王鸥说,饰演牧春花也意味着她向“舒适区”外成功迈出一步,对于来自观众“褒贬不一”的评价,她则大方展现出“佛系”心态:“都能接受”。谈到未来的表演方向,王鸥表示:“我不会为自己贴标签”。

突破难关

高估了自己的北京话

开机前是“麻爪”状态

“广西妹子”与“北京大妞”,“粤语”与“京片子”,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组存在,却在王鸥身上碰撞出了妙不可言的化学反应。王鸥本着“无知者无畏”的心态加入剧组,却在开机前一晚深感后悔。强行把自己从舒适区中剥离谈何容易,王鸥是在战战兢兢的状态下开启了自己的“流浪胡同”之旅。

刘家成导演曾担心的语言关问题在王鸥身上成功应验。在正式开拍前,王鸥几乎处于“失眠”状态,“最开始我觉得自己还挺有信心的,毕竟也来北京十几年了,北京方言我应该没有问题,但后来发现有些高估自己了,开机前夕我整个就是‘麻爪’状态,我会抓着我所有的北京朋友,让他们念一遍我第二天拍戏的台词,一晚上完全睡不着觉。”进入北京话的语言环境,王鸥深深感受到北京话的独特性。在忐忑紧张的状态下度过前半个月,通过与剧组京籍演员逐渐相处、交流,王鸥在适应了语言环境和文化氛围的同时,对“牧春花”这个角色的摸索与定位也渐入佳境。

王鸥需要面对的另一大难题,就是牧春花跨越30年的年龄跨度。从风华正茂到初为人母,再到背负一大家子的重任艰难向前,王鸥说拍完这部剧感觉自己走完了一生,借着牧春花这个角色经历了一个女人做妻子、做妈妈,从芳华到暮年的整个人生角色转换,“我一直在跟着春花成长,真的特别感谢这个角色,也丰富了我自己的阅历与感触,能借由她活过一个女人的一生,走这一遭特别特别值得。”

角色总结

“花姐”升级为“花爷”

王鸥佩服其执着和勇敢

在王鸥一条“叫一声花姐”的微博下方,评论区的画风可以说百花齐放但步调一致,从“花姐”到“花爷”,称谓上的变化也反映了观众对角色理解的不断深入。为父治病不惜委身于人,不畏权势怒怼军官吴友仁,家庭突生变故带领全家人挺过难关,牧春花身上的“刚”,绝不仅是逞口舌之快,生活环境与岁月磨砺激发出了她骨子里的韧劲与刚强。

王鸥这样解读牧春花的人物设定,“牧春花是穷人家孩子出身,在那个环境下成长也影响了她的心态与个性,家里真的没有钱就必须将自己锻炼得很坚强,照顾老父亲、好好生活。”

牧春花身上的执着和勇敢,也是王鸥本人最为喜欢和佩服的。在被问及她与角色的相似之处时,王鸥首先提到了一个关键词:勇敢。“她骨子里跟我有很相像的东西,勇敢大义、简单纯粹、有担当明事理,因为是一个穷人家出身的孩子,她内心的那种勇敢和执着是我很有共鸣的。”

剧中,牧春花执着地履行着自己“报恩”的责任,滴水之恩倾尽生命也要涌泉相报,王鸥喜欢角色身上的“大义”,自己也一直把这当成做人的标准和原则,“每当我看到她在戏里的想法做法时,我会联想如果这是我,我也会这么处理的”。

戏外,王鸥认为自己曾做过最勇敢的事情也十分简单纯粹,“我从上小学开始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从上小学到上初中,后来去考艺校、学舞蹈,然后做模特,最后当了演员,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执着,也是牧春花和王鸥极其相像的一大特质,牧春花执着于报恩,王鸥执着于自己。正如她毫不后悔跳出舒适区来参演这部京味儿大戏,王鸥也不后悔自己曾做过的任何一个决定,“我不喜欢后悔。或许有观众觉得我完成得不够好,不像北京人,或许有人说我不适合走演艺圈做演员,我觉得这都是一种经历,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我收获到的财富。”

生活哲学

在朋友眼中有长辈气质

听不懂方言时“乐就对了”

自问不爱张罗,但在朋友眼中王鸥却好像有一种可能天生爱管事情的一种长辈气质,即使朋友的年龄比她更长,“大姐”或“家长”的定位王鸥似乎总是无法摆脱,对此她笑着解释,“不管年龄大小,她们总是愿意喊我姐,可能是因为我让别人觉得可以去信任、去依靠” 。

独立靠谱、有主见、有观察力,王鸥性格的养成归因于其成长环境,并直接反映到了她的审美眼光上来。王鸥的妈妈是一位裁缝,她从小便跟在妈妈身边,看着妈妈裁衣服,自己也经常翻阅家里各式各样的时装书。小时候培养的天分和长大后涉足演艺圈、主动去吸取学习造型搭配,都让王鸥形成了自己对时尚的一番见解,“必须保持自己的审美方式。不能将时尚变成一种负担,比如现在流行什么就得赶紧跟上,不管人家倾向了哪一种审美,你都能在自己的位置上,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状态”。王鸥私底下的穿衣搭配很简单,牛仔裤、白T恤早已是标配,她坦言自己其实很懒,不是一个那么愿意花时间穿衣服的人,随意但有态度,就是她坚持并喜爱的一种方式。

王鸥这样随性的生活态度,不仅表现在她和朋友同事的相处上,也表现在她无时不刻的坚韧与乐观,即使身处困境,也总能自我开解。比如在起初听不懂北京方言的环境下,就“哈哈哈”地跟着捡乐,“甭管听不听得懂,甭管接不接得上茬,乐就对了。”能把自己先“摔”在地上,王鸥很快就和一众演员打成一片,后来慢慢能接住梗了,她也开始给别人抛梗。收获这样的成就感也让她切实体会了一把生活中的“小确幸”:“甭管别的,乐就对了。”

相关新闻

专家及观众“会诊” 为京味儿剧出谋划策

京味儿剧《芝麻胡同》即将收官。该剧自2月22日首播以来,从第4天开始,北京卫视的收视率已经“破一”。但随着剧情深入,关于该剧的争议也越来越多,口碑逐渐分化,收视率第一的位置也从3月19日晚开始让位《都挺好》——这波高开低走的走势,也的确反映了该剧在某些情节上值得商榷。日前举行的研讨会上,专家及观众代表为其“会诊”,对京味儿剧乃至现实主义创作的突破出谋划策。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总结说,《芝麻胡同》这个故事看起来是不深刻,很平凡,讲的这些人层次也不高,是老百姓平凡生活的故事,“但它不仅仅是一部生活剧,我更把它看作是一部文化剧”。

不过,对于后半部的情节,观众的争议很大,特别是林翠卿与宝翔私奔并育有一女,林翠卿这个人物之前给人温暖大气的形象碎了一地,不少专家也同样觉得难以接受。专家提出,“在写人性的善与恶的时候,还是需要手下留情。”

此次专家研讨会特意引入年轻观众发表意见。传媒大学学生代表表示,作为年轻人,实际对作品中时代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作品让我看到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变迁之中,人的内心思想和制度之间的冲突,以及当时的人们在那个时代他们的那些生活智慧和处世哲学。”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