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超:你喜欢的 就是主流

2019-03-26 08:38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演员张超身高1.88米,眼神深邃,常被赞“贵族气质”。如果单单“以貌取人”,他本该是十足的偶像派,流量不愁。

可张超“慢”得不像是这个时代的明星:19岁出道至今12年,出演电影8部,都不是戏份最多的人;电视剧播了9部,其中还有只客串一集的;正规专辑1张,孤零零躺在他的简历里。职业生涯里最热闹的大约是刚出道时。他在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上获得第五名,红了一年后选择“退隐”,担任唱片公司的制作助理,给人关灯、订饭,一做3年。

在以分钟作为时间单位的娱乐圈里,这种慢产生的影响从与他有关的新闻标题里就可以看出。张超每隔两三年就被“翻红”一波,但是无论哪一次,他都没成为“爆款”的主人公。今年年初,张超主演的网剧《独家记忆》赢得了很多观众的认可。但是结果不例外,他的演技被肯定了,却依旧还需要等待属于他的时刻来临。

在《独家记忆》里,张超扮演的是一位物理系博士生兼俄语课代课老师慕承和。这个角色很像张超:30岁出头,为了物理学研究痴迷,外表极具吸引力,整个人浪漫、天真、纯粹,但是偏执。

为了剧中的俄语戏份,张超学了3个月。早年出道的他为了更接近一个研究者的状态,找来物理学书籍,参观风洞,还联系了两位物理学教授。在跟老师交谈的过程中,他尝试理解物理学的艰深知识,近距离观察到了这些热爱物理的人的表达状态。

张超与慕承和最大的区别在于他更“变通”。在他心里,网剧、文艺片不存在高下之分。他曾参演过特摄剧《铠甲勇士》,饰演雪獒侠西钊。西钊时常套一身银色铠甲变身打怪。粉丝打趣他:“有些人看起来是物理学博士,实际上是雪獒铠甲。”

张超不觉得这是“黑历史”。刚拍完的那段时间,他沉浸在相信角色的气氛里,“对面站着一个怪兽,我现在就可以把他打倒 ”。

“我认真地对待我的每一个角色,在那一时刻呈现我能达到的最好的自己。”被选秀节目淘汰时,他在台上唱的最后一首歌还有点跑调。在《网球王子》里,他的表演还带着十足的青涩,但是他不会为过去后悔。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外界普遍认为张超演艺生涯里最重要的作品。这部电影由梅峰执导,张超在其中饰演了油滑的假艺术家秦妙斋。梅峰在回忆张超时提到,这个阳光大男孩在片场一有空就拿着手机记台词。

第一次见梅峰,张超便穿着一身民国服装,从对导演说的第一句话起,就变成了“秦妙斋”。进组前,张超找来老舍先生的录音,翻看民国时期的报刊资料,让自己更像北平人。他把每一场戏在脑海里预演多次,挑选出最符合人物的设计。比如秦妙斋的形体像“龙虾”,他便手揣兜、驼着背,把挺拔的身子骨收起来。还设计在台词中穿插英语和法语,让人物的“油腻感”更重。

这部业内评价较好的电影依然没给张超带来人气攀升。不过, “我很想传递一种生活态度,就是很多事没必要那么在意。”张超说,“我的性格没有那么红楼梦,也没有那么水浒传。”

他热爱音乐和电影,有时会写一段前言不搭后语的台词自己在家里演着玩。他还会织毛衣,玩转了小区里各种健身器材。没有工作的日子里,他也会穿着精致。跟做人类学研究的朋友聊天让他享受,学摄影让他更理解每个机位的含义。最近他还在跟乐队排练录DEMO,准备近期发行专辑。“演戏时要和自己做结合,而音乐是很自我的东西,到了我满意的水准才会拿出来”。

“艺术家”始终是他最希望达成的身份,也是牵着他在职业道路上稳扎稳打的弦儿。张超说:“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有野心,但是对事情的结果又平常心,就会很轻松。”

“我16岁就可以做到这件事,因为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叛逆的青春期,张超曾经光着上身在台上玩吉他,拿矿泉水浇自己。选秀节目结束后,他说自己的心态像电影《小时代》里的人物一样飘。随后,他选择沉下来去录音棚学习做音乐。直到3年后,作品才渐渐浮出水面。

他很难理解那种对“红”的焦虑,总是能很快“跟不同阶段的自己和解”。于他而言,没有什么路径是必须遵循的,“你喜欢的,就是主流”。

有人评价张超,他这么多年好像一直是一副少年心肠。在张超的世界里,皱纹和时间都是可以轻易接受、甚至享受的东西。他从容把握着自己的节奏,不管是年少的飘,或者后来的沉寂,“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想要那么去做。”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