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鲸渊:“蓬蒿”是我戏剧的“最初”

2019-03-28 10:22 中国娱乐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福鲸渊:“蓬蒿”是我戏剧的“最初”

星艺文化03月27日报道 (图文/上海郑晨蕾)

工作原因来京,意外遇到大半年未见的福老师,一位青年戏剧人。

网络上有采访是这样介绍她——福鲸渊,新锐作家,戏剧人,当代中国现代戏剧文学与剧作原理研究的代表人物。近年来活跃于乌镇戏剧节、意大利国际小剧场戏剧节、新青年创意戏剧节、塞尔维亚戏剧节、北京青年戏剧节、南锣鼓巷戏剧节、上海国际艺术节;先后获国家艺术基金舞台艺术创作资助、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舞台艺术创作资助、当代青年演展最佳编剧奖、国家教育部十二五科研组二等奖,十三五科研组一等奖,第六十一届墨尔本电影节展映奖等。

在我眼中,她是那个说着“做学、作艺、先学会坐冷板凳”的小女子,更是这个时代中少有的在践行自己坚持的“狂人”。我想,大概正因为她是这样的人,才会时隔数年,只身飞到北京去参加“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才回有了今天和我的偶遇和对话。

我能问问您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选择参与这样一个近乎纯公益性质的戏剧节的原因吗?

“机缘巧合吧,看到今年的征集启事,想起来了一个几年前写的故事,就参加呗。”

好奇之下,我细读了今年“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发布的文章。打动福老师的大概是这段文字吧。“命都快没有了,哪还有时间和可能性去做那些虚伪的事情、不真实的事情?第十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筹备工作启动,这是戏剧节主办人王翔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命都快没’的,指的是支撑戏剧节、蓬蒿剧场的最主要的两个牙科诊所以及殃及的蓬蒿剧场抑或更多;‘虚伪的事情、不真实的事情’,指的应该是戏剧本质之外形式化的、相对次要的繁文缛节。”(节选自《第十届(2019)“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征集作品启事》)

这次和您之前参加有什么不同吗?

“我第一次参与到南锣鼓巷戏剧节是13年,那年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是我职业生涯上很重要的一年,同时也是让我自己能清晰的认识到对戏剧的情感的一年,从某种意义上讲,蓬蒿是我戏剧的开端和初心。”

聊聊您这次的作品吗?

“一段知青后期,改革开放前期的故事。”

福老师点到为止的谈了谈这个在我看来多少有几分敏感的故事,我有了几分不知道怎样问出口的顾虑,直到,我面前的这位戏剧人拿起手边的冰美式,温柔的说了一句,“戏剧是自由的”。是了,在自由面前不需要任何顾虑。

与“戏剧人”福鲸渊的自由、疯狂截然不同的是生活中的福鲸渊,声音温柔、样貌甜美,笑容自信得体,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包容。

今天是三月二十七日,世界戏剧日,希望每个戏剧人都能实现他们那最真实和纯粹的愿望。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