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玩着玩着又成了“被相声耽误的影帝”

2019-04-05 09:4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于谦玩着玩着又成了“被相声耽误的影帝”

热映中的电影《老师·好》,让网友们戏称于谦是“被相声耽误的影帝”,那个在相声舞台上喜欢“抽烟喝酒烫头”的谦哥,此次摇身一变成为上世纪80年代的“苗老师”,一脸古板,不让学生抽烟喝酒烫头发,口头禅是“前面呆着去”。

国产校园青春片大多是满满的套路,所以谁也没想到这部由于谦主演的《老师·好》居然成为票房黑马,票房已过2.5亿,还占据票房榜冠军多日。说起来,还是老搭档郭德纲了解于谦,他评价于谦的演技是“一个影帝加两箱啤酒,烤串不限量”。《老师·好》票房冲破2亿,开心的于谦也发微博,写着:“来,再开一瓶儿!”

首次做电影的主演和监制,即取得开门红,于谦自己也很满意,不过,谦哥觉得这部电影的成功不会令自己发生什么改变,对他来说,这些都是在满足“玩儿”的心思:“我想说的是有钱没钱都要玩儿,有的玩儿没的玩儿都要让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这种玩儿,就是一种活着的心态。”

开始没想主演,因为怕观众会笑

《老师·好》讲述的是1985年的南宿一中,苗宛秋老师推自行车昂首走在校园,接受着人们艳羡的目光和纷至沓来的恭维。 桀骜不驯的洛小乙、温婉可人的安静、新潮前卫的关婷婷、大智若愚的“脑袋”、八婆海燕、奸商“耗子”……三班是一个永远也不缺故事的集体。 苗宛秋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即将走进的这个三班将会成为他以及他身边这辆自行车的噩梦。三班的同学也没有想到,这位新来的老师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于谦虽然之前经常在影视剧中露脸客串,但是担纲主演,这还是第一次,做监制就更是第一次,于谦说,这次做监制、主演其实都是误打误撞并非有意为之。于谦和《老师·好》的导演张栾、编剧徐伟都是好朋友,开始是在一起聊起了关于老师的故事,于谦就给他们讲了很多发生在他身边,或者是听说过的事儿,后来,张栾和徐伟就写了个剧本给于谦看。开始于谦还不想看,因为他一打开发现剧本和他们聊的内容并不一样,“它不是我脑子里的东西,我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我都没看下去。导演就说您踏踏实实看一下,就当看了一个新的故事,这时候剧本已经都写了一年了。我就听导演的,当成一个新本子来看,看完后觉得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于谦并没想着就此机会出演,因为他担心观众一看到他就出戏,就会笑,所以他帮忙给导演推荐了很多演员,但是最终导演张栾还是觉得于谦最合适。于谦答应出演后,由于他从剧本孵化阶段就开始参与这个项目,所以做监制也就顺理成章了。

作为一部年代戏,于谦表示,剧组对于营造影片的年代感下了不少功夫,像他在片中戴的那副眼镜,就有30年的历史,并且只有一副,如果在拍戏过程中弄坏了,就没有第二副了。片中书架上的书和出版日期都能清晰看到,譬如《东汉史》,美术团队对于大银幕的展现做了最细致的还原。

饰演学生的演员们也很敬业,“学生们”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围坐在一起读剧本,并一句一句地分析——具体阐述那个年代的人是什么状态、社会背景如何,小演员们应该如何演绎。最终小演员们在《老师·好》中的表演都立住了,原汁原味地还原了年代的感觉。也因此,观众一致的评价是,这部电影很真诚,很生活,没有以往青春片的洒狗血和刻意煽情,年长一点的观众更是会想起自己上学时的老师和同学们,而更易有共鸣。

表演时参考了自己的小姨

虽然是扮演上世纪80年代的一位老师,但是于谦扮演的苗老师,不同于以往作品中那种完美的“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老师形象,这位苗老师是个有缺点的老师,他强势,一心想着就是学生的学习,所以忽视了对学生们其他方面的关心,因此从一开始,和学生的关系很僵,学生们给他起绰号叫“苗霸天”,但是随着彼此了解的加深,师生之间的敌对慢慢消弭,逐渐靠近彼此的内心,这种关系的改变很真实也很动人。

在于谦看来,他扮演的苗老师并没有太多“艺术加工”,是那个年代老师中普通的一个形象,是那个年代的学生都会遇到的普通老师。苗宛秋老师是上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开始被北大中文系录取,后来因为家庭成分问题,被学校退回,没能上成大学,所以他的一生总有种怀才不遇的感觉,他带着这种感觉当了教师。他是非常优秀的教师,但是因为心里有这么点遗憾,所以在学生当中想找一个自己的影子,代表他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业。这就和学生之间造成了一系列的矛盾。

在于谦看来,苗老师是霸道的,“但是他的性格中,不完全是霸道。那时候的老师,和现在的老师有点不太一样,那就是,他们教学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学生送入社会。进入社会以后,也不是都干现在所谓的高端工作,他们要能在各行各业有安身立命之本,苗宛秋教他们的是基础的东西,和现在并不太一样。”

于谦在表演时,脑中自然出现的是自己小姨的形象,于谦的小姨是他的小学班主任,教他语文,一直把他带到小学毕业:“我那会儿成绩不太好,但越是成绩不好的学生越是会得到老师的关心和鼓励,所以我和老师打交道很多。我特别怀念那个年代的老师,也非常愿意去做这个题材的戏。”而由于自己的小姨是班主任,于谦笑说自己是学校的“关系户”,因着这层身份,于谦熟识全校的每一位老师,有很多机会从近处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为这部电影积累了很多素材,也为他的表演打下扎实的基础。例如他在黑板上写板书的镜头,拍了四五条,每次拍摄时,于谦从粉笔盒里拿粉笔,都要撅一半,“导演说于老师您为什么粉笔拿起来还要撅一半,我说这是老师的一个职业特点,那时候的黑板不是现在的这种黑玻璃,是钉在墙上的板,上面刷的黑油漆,有的地方很滑,有的地方有疙瘩。老师不愿意用整根粉笔,因为整根的有一定光滑度,写的时候容易滑,所以要把粉笔撅一下用断面写,这是一个特别普遍的老师的细节。”

对于这次主演,于谦给自己打了8分,他说原先还颇为自信地给自己9分,但相隔一定的时间,他对人物有了新的思索,如果重新再来拍一次,他对苗宛秋的演绎肯定会有新东西。对于《老师·好》票房好,于谦认为最大原因可能是观众期待不高,但看完之后却发现惊喜满满。于谦觉得这部电影的难得之处是用真实的复原和表达,展现了那个年代难忘的青春。

相声不景气时曾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

《老师·好》是于谦在跑了多年龙套后,第一次在影视剧中挑大梁,而少为人知的是,1995年,于谦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影视导演系大专班,说起来,也算是“科班”毕业的。

说及此,于谦笑说之所以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是因为那时候相声行业不景气,单靠说相声不能养家糊口,他觉得表演都是相通的,就打算学习学习,演演小品拍点戏。这些年来,于谦出现在不少影视剧中,他在《编辑部的故事》里扮演一名警察,在《武则天》里扮演路人甲,在《汉宫飞燕》里扮演杀手车夫,在《绝色双娇》里扮演一名算命先生,在《九九归一》里扮演包小三,近两年又出演了大鹏的《缝纫机乐队》、吴京的《战狼2》等等。

好人缘的于谦朋友也多,这次拍摄《老师·好》,众多明星客串堪称影片一大“彩蛋”,因为在影片上映前,并未宣传此事,观众看了电影才知道,所以,当吴京、张国立、马未都、何冰、胡军等出现在这部电影中时,观众的惊喜可以想象,而且,很多明星几乎都没台词,就是露个脸,也因此,他们的客串并不“跳戏”。

于谦说这是有意为之,因为他认为这部情怀满满的电影不要为了明星效应来找明星演出,先期宣传一概不要说,只把这个亮点留在电影院里。于谦说这些朋友没有片酬,“特别给面子,特别帮忙,就当过来玩。”

问及自己是否打算在《老师·好》之后,在表演方面投入更多精力,甚至也像别人一样“演而优则导”,于谦表示自己没敢想,“以前没敢想,现在也不敢想,对我来说,一切只要顺其自然即可,多彩的人生旅途就是要‘玩儿’得精彩,我最幸运的事就是把自己的爱好发展成了职业。”

爱玩儿,但要认真地玩儿

众所周知于谦爱玩儿,他给自己的书名起的就是《玩儿》,郭德纲曾评价于谦说:“他的全部精力就是在玩儿上,他说相声也是。他有一半是为了自己开心,台下也总是没溜儿地耍闹……在我记忆中,好像沾玩儿的事儿,谦哥没有不玩儿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草窠里蹦的,水里游的,各种活物一概全玩儿!文玩类也应有尽有,核桃、橄榄子、扇子、笼子、葫芦、手串儿,头头是道,珍藏无数。豆棚瓜下,鸟舍马圈,谦儿哥常常一待就是一天。兴之所至,更邀上三五知己,凉啤酒,热烤串儿,谈天说地,大有侠义之风。接触十几年了,我对谦哥甚为了解。他不争名,不夺利,好开玩笑,好交朋友。在他心中,玩儿比天大!”

因此,有人说,于谦的主业不是说相声的,而是玩儿。于谦爱玩儿,从小就这样,小时候的他就忙着打鱼摸虾、招猫逗狗、曲艺杂谈。街坊邻居都说,“这孩子,真是个少爷秧子。”

1982年于谦考入相声班学艺,可是老师并不看好他,认为他不是这块料,评价他“死羊眼、一张脸、身上板、嘴里颤”,现在回忆起来,于谦说那时的自己真是不成,要感谢老师这么说他,才能让他知道努力,改正自己的问题。

终于学成毕业了,又赶上相声不景气,为了谋生,于谦只能利用其他时间干点别的,可是喜欢相声的于谦,一直没有放弃,最终,他和郭德纲搭档,走到了今天。

而除了相声梦,爱玩儿的于谦还有摇滚梦 ,十二三岁刚进曲艺团时,他就对摇滚乐很疯狂,当时团里有个小乐队,他们经常在一起唱摇滚,“虽然我的工作是传统艺术,但我对现代音乐一直非常感兴趣,尤其当年摇滚乐就是时尚和叛逆的代名词,能抒发很多年轻人的真情实感,让我非常着迷。”

作为“资深摇滚人”,于谦和众多摇滚大腕私交甚笃,还被大家一致推举,担任了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2016年德云社20周年庆典,于谦站在台上,音乐一响,他一把拽掉长袍马褂,变身“摇滚大爷”。

于谦在大鹏导演的电影《缝纫机乐队》中饰演热爱摇滚的乐队赞助人,参演这部电影也让他再次提及了自己的摇滚梦:“我曾经也有过摇滚梦,所以大鹏导演找我的时候,我就一口答应了。人的一生有很多梦想,不能太好高骛远,我觉得能实现一个就已经很不容易,就应该满足了。像我从小喜欢传统艺术,喜欢相声,现在能在舞台上表演相声,我就很知足。另外还有这个摇滚梦,那我现在跟摇滚也算沾上点边儿,算是实现了又一个梦想,这就太满足了。”

说相声也好,唱摇滚也罢,抑或是养动物,于谦都在玩儿,但是极其认真地玩儿。也正因为这份通透豁达的人生哲学,他把每一样都玩儿出了彩。对于自己的状态,于谦说他是在人畜无害的情况下,自己产生的快乐,“读书、养宠物、文玩、品茶、乐器,这些东西是自己就能给自己带来快乐”。

玩儿让于谦快乐,于谦说:“玩儿充实了我的生活,填补了我的空虚,使我不感孤独,远离寂寞,躲避了相声业界的消沉氛围,忘掉了事业的坎坷不顺,交到了朋友,学到了知识,认识了自然,体会了友情。”

不能不说于谦的心态让千万人羡慕,他说自己从不失眠,脑子里永远想着美好的事儿,“首先一个人活在社会当中,能长到你现在这么大,就是一个幸运;你碰到有人给你当老师,带着你一路从少年走过来,到了青年,你能从事你喜欢的工作,拿爱好当你的职业,这是一个大幸运;你能在职业上碰到你的良师,交到你的益友,这又是个大幸运;你喜爱的事业还能被全国的观众认可,这是一个完全的大幸运;你还能从你的主业中跳出来,从事影视业,让你脚踩两只船的这么耍,这难道不是幸运吗?”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作者:杨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