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祐宁:和石天冬相似度只有68% 没他完美

2019-04-15 07:50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年旅行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3》播出后,杨祐宁凭借“爱运动”“厨艺棒”“会照顾人”等话题登上了热搜。在不久前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中,网友说温柔体贴、厨艺好的石天冬,是他的本色出演,纷纷喊话:“想嫁。”

杨祐宁笑言,石天冬确实是一个很暖很可爱的角色,但自己并没有“小石”那么完美,“我和他的相似度有68%,小石是一个比我更完美的男生,我没他那么有耐心,能够细致地观察到女孩心里的小波动,我还是有那么点粗心大意的。”

杨祐宁从小就在一个被爱包围的家庭中长大,父母给了他最完整的爱和安全感,同时也让他对这方面的情感特别敏感。他非常理解《都挺好》中,在原生家庭里受伤的孩子反映出来的情绪或自我保护。和其他角色相比,石天冬的人物性格没有太多棱角和攻击性,也是剧中唯一没被骂的角色。“他(石天冬)的设定是希望能在现实剧情的痛点里带来一抹阳光,让观众和角色都有一个喘息的空间。”

《都挺好》

方便面+油条,是私藏菜谱

在《都挺好》原剧本中,石天冬是一家创意料理餐馆的老板,外形健康,擅长烹饪、热爱生活,这与杨祐宁的形象十分契合。高中就开始学习餐饮的他,不用经过额外培训,就能精准地诠释出餐馆老板的人设。

他说,自己确实和石天冬很像,对生活的热爱也很一致。

拍摄前,杨祐宁看过一部关于厨师的纪录片,讲述的是世界各地米其林厨师的故事。有法式料理、创意料理、日本料理以及墨西哥烧烤等不同类型的厨师,但最吸引杨祐宁的不是做得有多好吃,而是他们卸下厨师工作背后的生活,一样很讲究,也有格调。他们知道如何善待食材,为了挑选到最新鲜的季节性食材,这些厨师会到当地生活一段时间,了解当地的季节、气候和人文,再把感受到的生活融入到料理中。

成长于“厨艺世家”,在杨祐宁的记忆中,父亲每天收工回家后都会煮一碗“高级方便面”,他会从店里带回两块极好的牛肉片,择一点翠绿的蔬菜,再切一点青葱,最后烤一根老油条去蘸着汤吃。不见得非要做顿大餐,只是一碗这样的方便面,就能感觉到幸福。《都挺好》中,杨祐宁就复刻了这款私藏菜谱。

他希望石天冬是个懂得生活的人。虽然苏明玉很会赚钱,但她不懂生活,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家里,她都穿着坚硬的铠甲。相反,石天冬不会说情话,却是那个在生活中能温暖她的人,他会在苏明玉忙得焦头烂额时给她做一顿热腾腾的晚餐,会带她去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小饭馆吃特色菜。

《天龙八部》

演乔峰,我爸觉得“光宗耀祖”

搜索杨祐宁,会发现他参演的影视作品多达五六十部,电影《寒战2》中的悍匪何国正,《健忘村》里和舒淇搭戏的丁远,《捉妖记2》里的天师云青……直到《都挺好》,才让他被大家熟知。

“其实我也是五六年前才把演戏重心转移的,刚开始有很多人不认识我,很多制作人和导演也不敢用。”去年,杨祐宁拍完电视剧《帝凰业》后接着拍了新版《天龙八部》。从小就不是武侠迷,也不怎么看电视剧的他,接到乔峰这个角色,觉得挺意外,“而且之前已经拍过很多版本了,网友肯定会对新版有质疑。”

但他还是觉得兴奋,压力倍增的同时也具备了挑战性。为了能演好乔峰,杨祐宁看了原著以及各个版本的电视剧。他认为每代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乔峰,很难说谁是经典。“乔峰因为身世的关系受到命运的捉弄,要表达出人物心境上的变化很难。我会尽量不去想外界的压力,把重心放在角色上。”

比起杨祐宁,杨爸爸对这个消息更为激动,得知儿子要演乔峰,他甚至有一种“光宗耀祖”的感觉。“我爸特别喜欢乔峰。知道我要演这个角色,每天都在跟我说乔峰怎么样,段誉怎么样,你们现在拍到哪了?感觉家里多了一个剧本指导。”因为父亲经营着一家餐厅,每天都会去菜市场买菜,会跟餐厅的顾客朋友闲聊,杨祐宁特意嘱咐爸爸,千万不能在剧组正式公布演员人选前跟别人透露,父亲则一脸认真又紧张地点了点头。

演了十多年戏,父亲从没去探过班。但这次在云南拍《天龙八部》,杨爸爸专程飞过去,想看看儿子演乔峰的样子。看到终于有新闻报道新版《天龙八部》开拍,乔峰由杨祐宁主演时,杨爸爸别提多开心了,特意跑去市场买菜,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听到有人说,“哇,这是你儿子耶!”他小声地说“嘘,不能讲。”

冲浪、滑雪

是一种享受

和杨祐宁聊天,只要讲到冲浪和滑雪他眼中总是放着光。多次以硬汉形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他,生活中酷爱运动和健身,因此练就了一身健硕的身材,被誉为“行走的荷尔蒙”。

对他来说户外运动是一种玩乐,和在健身房里运动不一样。他最喜欢这两种运动是因为它们跟自然环境有连接,比如冲浪,需要做好准备、出发、天刚亮就要冲到海边,下水等浪,享受在海上飞驰,冲浪结束后和朋友们一起喝啤酒,吃烤肉。滑雪的过程则有山和雪的陪伴,滑完和大家一起吃火锅、拉面或者日料和清酒。对杨祐宁来说,这两种运动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享受的过程,有美食,有运动。

当然,对一切考验核心力量和平衡感的运动他都很在行。滑板、划船、跳伞、骑山地车,就算是他不会的运动也愿意去体验。他说,如果有时间他还想去学潜水。在体验冒险项目时,他总是显出足够的热情和能量。“我就是那种有用不完体力的人,喜欢运动,喜欢到处玩,什么都不怕。”

平时拍完戏,杨祐宁都会留给自己一段缓冲期,如果实在太忙他会先把工作完成再休一个长假。“休假之后再回到工作中,我的热情会不一样,对工作会有很多构思和创造。”

感情

有主见有事业是女生的美德

杨祐宁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情,从小到大他喜欢的女生都凭第一眼感觉。现实生活中,苏明玉这种自带气场的强势型女生就很吸引他,“虽然强势,但是她内心蛮脆弱的。她的强势是为了保护自己,不想再受到任何伤害。”在杨祐宁看来,有主见、有自己的事业,独立不冷漠,有点小幽默,这些都是很迷人的女性特质。

剧中苏明玉处理和石天冬的情感问题往往靠“冷战”,而生活中杨祐宁也是个“擅长”冷战的人,“要冷就来吧,不联络,不发短信,不打电话,我冷战的极限大概三天。”说到这儿,杨祐宁又笑了,“但通常还是我先扛不住,发条短信暗示一下,总是要先拿根针把表面戳破,接下来就看对方怎么回了。”

杨祐宁私下是个没什么偶像包袱的人,不久前就因被拍到“新恋情曝光”而上了热搜,他也并未因此而感到困扰。“大家关注一下我的私生活也挺有趣的。虽然不至于会困扰,但感情这种事情比较私密,我希望在我的私生活上,大家看看新闻就可以了,剩下让我保留一点私人空间。”

不过,杨祐宁说他很喜欢小孩子,平常不拍戏时,会约好朋友到家里玩,还会让朋友们把小孩一起带来。虽然父母没说什么,但杨祐宁的奶奶已经开始“催生”了。“那些小孩子都叫我爸妈‘爷爷奶奶好’,叫我奶奶‘阿祖’(闽南话)。每次我抱小孩玩的时候,奶奶都会说你看这小孩多可爱啊,你也赶快生一个吧,你生一个肯定也这么可爱。”奶奶不管是什么话题,都能说到小孩。杨祐宁家里养了一只狗,很调皮,经常上蹿下跳咬东西。奶奶就说,“你以后生小孩一定跟它一样皮。”杨祐宁就跟奶奶开玩笑,“如果我生小孩你帮我养吗?”奶奶答:“只要你生出来我就帮你背,帮你养。”

吃吃吃

北京火锅 烤鸭 炸酱面

在吃饭这件事上,杨祐宁是个绝不含糊的人,有时候也会带着一点小挑剔。比如他去餐厅吃饭,看到菜单上的图片会很想吃,可是点外卖时觉得菜拍得不好看,就没胃口了。

“如果我们今天在一个荒山野岭,那我也不讲究了,有什么吃什么。但今天是在大北京,哇,这个大城市什么没有?毕竟那么辛苦工作,还是要在吃饭这件事上对自己好一点。”

他喜欢吃北京的火锅、烤鸭,还有炸酱面、豌豆黄等传统美食。有时还会去“苍蝇馆”,但有时又特想去精致、氛围好的餐厅,可以跟朋友聊聊天。“每种餐厅的属性不一样,就看你今天的心情什么样了。”

每次在外面吃到了好吃的菜,杨祐宁还会想是怎么做的,会拍照发给爸爸,告诉家人今天在外面吃到了什么,也许家里的餐厅也可以做来试试。“吃的过程中,我大概也知道他用了什么食材,因为父母都很会做菜,只要跟爸爸说一说,他就大概知道这道菜的配料是什么了。”

新 鲜 问 答

新京报:郭京飞在之前的采访里说《都挺好》中他最想演苏明玉,因为想跟你拍吻戏。你能接受这个角色互换吗?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最想演谁?

杨祐宁:他很爱我,我也爱他(笑)。我也想演苏明玉,这样我就不用和郭京飞接吻了。

新京报:在事业上你好像不是一个有企图心的人?

杨祐宁:也不是,还是有的。只是企图心可能保持不了太久,拍戏时突然想起了海边,就很想去海边休假。大海对我的召唤很强烈。

新京报:在剧组会自己做饭吗?

杨祐宁:如果环境允许,简单煮个汤、做个咖喱,煮好饭就可以了。

新京报:对女生来说,男生会做饭特别加分,你有没有感受到?

杨祐宁:还好吧,大家每次都把这些点列出来,但实际上基本都不会喜欢厨师的。你去饺子馆看那些师傅多厉害,又会擀面又会包饺子,但没人加他微信啊,没有人喜欢厨师。大家都觉得,哎呀,石天冬被拍得美美的,好像做菜都不会流汗。

新京报:从你少年时期成长到现在,难道不是那种很受女生欢迎的类型吗?

杨祐宁:真的不是。高中,照理说应该是很多女孩子追求的阶段,但我读的是餐饮学校,我们学校有一千多个跟我一样会做菜的男生,所以不会有人注意到我。而且那些小伙子都挺好看的。从餐饮学校出来以后,我进入了演艺圈,好看的人就更多了,谁管你会不会做菜。

新京报:你跟朋友一起去旅行,是会自己安排行程,把大家照顾得很好的那种人吗?

杨祐宁:我会自己安排行程,但不见得会把大家照顾好,因为我才是玩得比较疯的那个人。我们滑雪基本都是七八个人住一间大house,一人一间房。自己做饭,自己打扫卫生。你做一道我做一道,晚上就能凑出一顿晚餐了。但房间是你自己住的地方,我没有办法接受脏和乱,比如这个角落有一堆垃圾,衣服散落一地,我会不舒服,毕竟是自己住的地方还是会把它收拾一下。我在家都是不穿袜子不穿鞋的,习惯赤脚走在木地板上,这样就得把地板擦得滑滑的才行。

新京报:你喜欢在家光着脚走路啊,听起来是个内心追求自由的大男孩?

杨祐宁:对,我觉得处女座太不自由了,希望自己能自由一点。处女座有太多原则和规则。我常常都会意识到不要这样,但还是会被一些东西框住自己。

新京报:考虑多大成家?

杨祐宁:现在这个年龄就差不多,但要看时机。

新京报:到时候会发喜糖吗?

杨祐宁:结婚这件事,真正确定了肯定会跟大家说,因为还是蛮希望能得到大家祝福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