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不易:偶尔会羡慕还是“小王”时才有的自由

2019-05-13 07:54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嗯……”“还可以”“差不多”,

这些都是毛不易在摄像机面前习惯做出的反应与回答。

娱乐圈里素有耿直艺人群体组成的“采访界泥石流”一说,

但毛不易不同——他是“采访界的山体滑坡”。

不过,这也是其之所以成为毛不易的宝贵之处。

以《明日之子》第一季最强厂牌身份出道至今,

真实、朴素以及时而显露的无措和羞涩等“素人”专属特质,

依然在他的身上完整地保留着。

如果你用类似“追梦赤子心”这样“用力”的词汇来形容他,

他也许又会连连谦虚摆手:“没有没有”。

那这次,不如让我们会一会

这个喜欢弹吉他写歌、生活偶尔苦闷的普通人“小王”。

做实习护士那段日子,迷惘

“如果我在角落里遇见他,碰巧有乌云遮住天空啊。我会伸出还温热的手掌,告诉他明天会有多晴朗。”在前不久的《我是唱作人》舞台上,毛不易送给曾经的自己这首《小王》。

毛不易本名王维家,1994年国庆节那天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对于这个尚未度过25岁生日的青年而言,迄今为止,他的人生选择大多是自由的,但也未能逃脱出命运的机缘巧合。

高考之后,毛不易进入杭州师范大学护理专业,“其实我选择的不是这个专业,是调剂进来的。”毕业前夕做实习护士那段时间,毛不易在自己的出租小屋里写下了不少生活感悟,后来首张专辑的同名主打歌《平凡的一天》,就诞生在那段略显愁云惨淡的日子里。有一天,在对未来的迷惘中,毛不易看到了《明日之子》的招募,不仅包路费,还包吃住,于是他心动了,“当时面临毕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刚好有这样一个比赛,就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

其实,“音乐人”毛不易并非横空出世。他平日里就喜欢阅读散文,以及余秀华和席慕蓉的诗集,那些巧妙的遣词造句,是他最关切的对象之一。所以,初出茅庐面对新鲜的世界,选手毛不易的心态很平和——就算不知道赛制规定需要在明星面前接受考核,他也没有打过退堂鼓。“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不仅伴随毛不易唱完了整个比赛,也让他安然走上了“艺人”这个“工作岗位”。

现在回想起来,《消愁》还带着2017年夏天的燥热,但毛不易并没有一直沉浸在片刻的沸腾之中——2018年夏天,在李健和赵兆两位制作人的加持下,他推出了个人首张创作专辑《平凡的一天》,并成为了那一年网易云音乐上的销量冠军。

在后来的新专辑庆功会上,毛不易的双手看起来依然无处安放,他笑说,其实自己从未想过会取得这个成绩。他承认自己很幸运,面对那些以他为标杆、还在音乐道路上挣扎的年轻人,他缓缓道来:“我觉得不要盲目追求梦想,理智地去考虑客观因素,然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可以了。”

成名,不代表自己不普通

2017年7月,在网络世界尚未开始流行Vlog的时代,毛不易就在表哥的掌镜之下录制了一个游览家乡湿地的小视频。在那个夏日傍晚,他抛开舞台上的拘谨,在充满蚊子的绿草间尽情游走,还跟着远方的音乐声摆动着手臂,跳起了广场舞。

如今,像这样属于“小王”的自由时光已经越来越少了。作为一个刚出道两年、还处于万众关注之下的新人,毛不易面临的是不间断的通告和拍摄。他坦言,在得到了大家更多的关注之后,自己的作品、价值观会被更多的人吸收,这是幸事一件,而身为诸多95后、00后的偶像,他也逐渐懂得了“输出积极正面的价值观并以身作则,用好的、积极向上的作品来引导歌迷朋友”的重要性。

“不过,也失去了一部分的个人生活。”毛不易坦言,这就是自己在现阶段的最大烦恼。在他看来,成名并不代表自己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他依然在寻找着生活与工作之间的平衡。“只能说,可能偶尔会羡慕之前的自己吧。”

但毛不易并不会让自己困在这些负面情绪中,与朋友倾诉心事是他最经常使用的舒压方式。

知心热线

青年问

大学里该好好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还是抓紧课余时间发展副业锻炼自己?

大学的话,首先除了某些特别的专业之外,课程一般不会特别满,所以如果有课余时间的话,当然是要尽可能充实自己。——毛不易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