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电影节上论“中国电影”

2019-05-24 15:4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今年最受期待的国产电影之一《攀登者》亮相戛纳电影节“SIFF中国日”活动,首次曝光两款国际版海报,并在开幕当天登上戛纳电影节官方杂志《综艺》封面、占据大篇幅的内页报道,备受关注。《攀登者》出品人任仲伦表示:“上影集团一直追求的是为当下观众提供有英雄主义气概的作品,一个民族总要有一些英雄作为脊梁,上影会不断推出具有中国精神的影视作品。”这部影片将于2019年9月30日国庆档全国公映。 

第72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临近尾声,上海国际电影节和戛纳电影市场在戛纳官方放映影院奥林匹亚一厅携手举办2019戛纳电影节SIFF中国日“中国电影论坛”。戛纳电影市场总监杰霍姆·巴亚赫在现场表示:“今天一整天都是上海国际电影节和戛纳电影市场的牵手活动。这也预示着我们未来将有更多更深入的合作。我们会一直致力于推广电影,拓宽电影市场的边界和可能性。”

今年,中国电影在戛纳电影节上完成了“全单元覆盖”:刁亦男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主竞赛单元,顾晓刚的《春江水暖》、2017年短片金棕榈得主邱阳的《南方少女she runs》入围“影评人周”,《春江水暖》成为首部闭幕华语影片,田壮壮的《盗马贼》修复版入围“经典单元”,导演郭帆的《流浪地球》、松太加的《阿拉姜色》和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进入市场展映。

这一切都印证了中国电影人讲述的“当代中国故事”,正在走向世界,获取世界的关注。而在这些影片的背后,更有着不少中国青年导演的身影。

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伴随着中国电影的工业化体系不断发展,中国青年电影人在如今的国际电影市场崭露头角,带给世界观众的惊喜也是越来越多。“过去的三五年时间里,成长起来一批青年的电影人,这是特别好的现象。中国电影的兴旺,归根结底需要有新生力量源源不断地注入。我们跟好莱坞最大的差距不在于资本,而在于好莱坞有整个成熟的工业体系,有很多具有专业能力的人支撑起来。所以,腾讯影业这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扶持青年电影人,关注青年导演的作品。”程武举例说,此前腾讯影业出品的《无名之辈》,就收获了口碑票房的双丰收。“互联网时代科技发达,新技术在快速普及。帮助那些有梦想的年轻人在更好的大环境中探索电影的更多可能性,这对中国电影产业的创新和发展,意义深远。”

路画创始人蔡公明透露,近年来,中国青年导演的成长速度和成熟脚步都让他感到惊叹,“中国青年导演的拍摄题材越来越多样化,中国观众的口味也在改变。像《何以为家》这样一部语言、文化、社会环境都和中国观众有很遥远距离的电影,居然有超过1000万的观影人次,我想这可以说明中国观众的日渐成熟,品位的日渐提升。”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表示,自己作为一名青年导演,能有这样的机会生长在这个时代,是一种幸运和机会:“中国电影的文化背景和如今的电影大环境,让一个年轻的导演可以在处女作的时候就能取得巨大的成功。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让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能够相信未来。”

什么是中国故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导演郭帆和松太加从创作者的角度分享了各自的看法。郭帆导演的作品《流浪地球》在春节档上映后成为了现象级影片,在他眼中,中国故事就在身边,但是需要找到合适的方式来表达。

“因为做过了《流浪地球》,我们才能更加明确和世界先进电影工业的差距。我们还是手工作坊,人家已是系统的产业链。”他坦诚地表示,中国电影工业,像是一个画家缺少了画笔,没有合适的画纸,不知道怎么把想象成为镜头。“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的文化,重点是要完善电影工业,把《流浪地球》的点形成线和面,形成体系,去做更接地气的东西。勇于尝试,才能完善电影工业的产业链,才有更多可拓展的类型作品。”郭帆透露,他们正在复盘《流浪地球》创作筹备的过程,希望能在每个阶段将结论分享给大众,一同探索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导演松太加的经历也颇具代表性,作为藏族导演,松太加本身所熟悉的藏族文化就很有独特性。在他看来,电影类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载体,他的作品更偏向艺术电影,因此在讲述方法上可以更加独特。“现实题材的影片,本身就是最能够打动人的。”对此,程武表示赞同,他认为,基于中国题材、表达中国情感、有中国文化传承的电影,就是好的中国电影。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