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动》:复杂残酷是缉毒的底色

2019-05-28 08:19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雨夜,冲劲十足的年轻缉毒警察李飞带着几个外地警察闯村缉毒,发现贩毒团伙不仅拥有武器,毒贩在自家厨房公然制毒,还敢当着缉毒警察的面销毁证据。在宛如堡垒的村庄里,宗族关系复杂,缉毒难以突破,更可怕的是种种线索透露警方内部高层也有问题……

这部以2013年广东省公安机关开展的雷霆扫毒“12·29专项行动”真实案例为创作素材的《破冰行动》在爱奇艺和央视电视剧频道播出后,迅速成为今年表现亮眼的国产剧,豆瓣评分达8.4分。

在如同美剧般的快节奏下,观众最初痴迷猜测这场“狼人杀”中人物的真实身份,渐渐喜欢上李飞(黄景瑜饰)、李维民(吴刚饰)、蔡永强(唐旭饰)等个性迥异但内心坚定的缉毒警察,不断反转的剧情展现了缉毒工作复杂残酷的底色,突破了已经沉寂许久的缉毒剧的尺度。

《破冰行动》展现出纪录片的气质,镜头没有柔光滤镜,观众甚至可以看到演员皮肤的纹路。涉及人物囊括毒品买卖中的各个环节,矛盾也不仅在警匪之间,因为并不知道谁是“真警”,谁是“假匪”。

这种扑面而来的真实感来源于《破冰行动》背后的真实大案——2013年广东雷霆扫毒“12·29专项行动”。在这个中国缉毒史上的标志性战役中,歼灭了“制毒第一村”。

2014年,曾经写过《征服》《湄公河大案》等多部优秀电视剧的编剧陈育新开始着手准备此剧。为此他实地走访了多位缉毒警察,他发现和之前写过的跨境走私毒品缉毒不同,这里的制毒贩毒是一门长期的生意,这意味着涉及毒贩收买官员、打点警察,以及当地的宗族关系、经济不发达现状等,缉毒警察面临着一场“没有硝烟但十分危险的战争”。

陈育新说:“他们的真实状况或许不像剧中那样刀光剑影,但会面临着陷入迷局中的危险,你面对的不仅是敌方,可能还有背后的危险。”

当剧本第一次被导演傅东育看到时,不禁感到“毛骨悚然”。除了剧情结构来源于真实,另一个原因是,它探究了在这么长时间之内,涉及这么多人的犯罪,怎么会延绵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仅仅是以“贩毒是暴利”为理由就太简单粗暴了。

剧中的人物也没有非黑即白的“人设”,而是不断展现生活的复杂,探索人性的灰度。以现在被议论最多的蔡永强为例,他在本地是一名缉毒警察,和其他人有错综复杂的亲友关系。毒贩掌握着缉毒大队所有资料和行动安排,他没有能力撕开这张大网,只能曲线救国,他无奈又坚定地说出了自己的底线:“随波不逐流。”

这部剧前所未有地立体式展现出我国毒品的真实危害和缉毒形势的严峻性。傅东育说:“当我见到这些缉毒警察时,必须承认他们是有信仰的,他们可以付出生命、付出情感、隐藏家人,在这样的状况下依然坚持做着这项事业。”

有网友统计,《破冰行动》中的人物超过百位,稍有疏忽就会难以理解剧情。是一部快节奏烧脑剧。这和傅东育在拍摄在网友看来,这停机时的判断一样:“谁拿1.5倍速来看这个剧,一定看不懂。”

陈育新认为:“这部剧是公安部门在拍摄中国涉案剧里配合度最高的。”而在公众最关心的“尺度”上,他回应称:“第一稿就被通过了。”之所以这部戏能够顺利过审,是因为公安部门最大的期盼是宣传缉毒警察的辛勤工作,揭示缉毒工作的严峻性,电视剧是一个非常好的载体。

傅东育透露:“广东省直接成立了警务协调小组。拍摄时需要多少辆警车、取景是否需要封路、配备的特警数量多少,公安部门的配合都是按照剧组的通告走的,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公安部门也帮助剧组还原真实的缉毒场景,以制毒为例,警方用替代物还原制毒过程,甚至制作毒品所需的量杯、过程中毒品的颜色变化等细节都考虑到。

这些细节在傅东育眼里极其重要,“当表达这个主题的时候,我要考虑如何让观众接受这个行为,就必须建立在真实的细节上。如果在真实度上让观众产生怀疑,那我想表达的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是绝对不存在的。”

有些年轻人表示不喜欢看所谓主旋律剧,傅东育认为这恰恰考验了创作者的能力,是否在影视作品中给观众营造出了真实感,让观众对创作者所传达的更高层的意义能够接受。

事实证明真实是最打动人的力量。爱奇艺副总裁、《破冰行动》总制片人戴莹透露,有《破冰行动》的粉丝、网友在看完电视剧后到缉毒警察的办公室门口献花,说真正了解到缉毒警察工作背后的不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剧在爱奇艺和央视播出有两个版本,呈现出不同节奏和观感。傅东育认为这也是一次“破冰”,即在传统媒体播放平台和网络播放平台之间,探索能否在同一体裁之内找到不一样的语境,传递出同样的主题。在操作上,电视台版本会以单线索为主,而网络版本节奏更快,线索更复杂。

究其原因,是因为网络平台是“点击看片”,傅东育认为观众在点开时是有期待的,创作者需要满足观众的期待,“如果在警匪剧里天天看谈恋爱,我肯定会弃剧,如果我想看甜蜜的爱情戏,打开却集集都是杀人放火,我肯定也弃剧了。”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