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10万还坚持出国进修,火山小视频网友:Tony老师比你努力得多

2019-06-17 16:02 中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微博到火山小视频,每一次的流量爆发,都给他的事业带去了质的提升。

从月薪700元的洗头小弟到月入10万的专业美发沙龙店长,互联网给这个职业带来了更多机遇与物质回报。而在如今这个碎片化阅读时代,短视频像一剂助推剂,助力那些技术独特的理发师,开拓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励志人生。

可乐是一个有信念的人。20岁出头时,初到上海、身无分文的他告诉自己:“只要肯坚持,我的将来一定很出色。”

那一年,他和两个梦想当演员和歌手的朋友,坐了24个小时硬座,一路从广州坐到了上海。下火车的那刻,站在人来人往的上海车站,可乐和朋友们彼此承诺:既然这么辛苦来了上海,无论如何也要闯出一番名堂。

这是可乐人生中第二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他实在不想错过。由于初中没有用功读书,他落下了很多功课,怎么也追赶不上同龄人。18岁那年,作为家里的长子,他决定不再浪费时间读书,早点外出工作缓解父母的经济压力。

读书改变命运已经不可能了,人生的第二次机会,只能靠职业改变。

2003年,理发师在18岁的可乐眼里是一个十分时髦的职业,相比于那些整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出入写字楼的大人,“理发师这个职业酷多了”。

第一份工作从学徒做起,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打扫卫生、给客人洗头。从早上九点一直工作到凌晨,月薪700元。

普通学徒升级为发型师的时间为2-3年,甚至更长。但可乐花了不到两年时间就正式转正,问及原因,他回答:“我胆子大。”

克服第一次给正式客人剪发的紧张感需要一个过程,而可乐克服紧张的方式是告诉自己“慢慢剪,别着急,就算一个发型剪2个小时也没关系”。正式成为理发师前的那段时光,在可乐的记忆里无比漫长。

为了积累客人,早期互联网还没起来时,他会印一打名片,在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挨个给人发,告诉他们自己是一名理发师,有需要可以找自己理发。

2008年,博客正流行。在团队里渐渐受到排挤的可乐,开始钻研互联网博客。通过写发型知识、发型分享类的文章,他获取了一些关注度,去店里找他理发的客人开始慢慢变多。

互联网在给可乐带去知名度的同时,还激发了他继续精进技术,剪出更多优秀作品的欲望。

“以前只觉得剪一次头发算一次。有了互联网后,剪好一次头发,还可以再转化10个人过来,我就越做越有激情,越做越想做好,开始不断练习和进修。”

那时可乐的月薪在一万元左右,但每年他都会自费2-3万元去日本的理发学校进修。

可乐在火山小视频宣传自己的作品

他爱上了通过发型改造普通人,给那些对外表不满意的人带去自信的过程。

“有一位客人脸型比普通人胖,头发也很毛躁,每次她去别的店,理发师都会打击她说‘你想做的效果根本做不出来’。我很喜欢做这些别人做不来的挑战。”

第一次给那个女孩做发型时,可乐看着她摸着下巴想了5分钟,“说实话,以前我都不用想这么长时间。”

最后他的解决方案是:给头发拉直一部分,烫卷一部分,再交叉做一部分蓬松,花了一下午时间,几乎用到了所有技术。

“最后做出来的效果我们都特别满意。”直到现在,那个女孩还在找可乐做头发,跟了他十几年。

对于理发师来说,剪发技术和互联网推广同等重要,徒有互联网推广能力却技术不足,只会起到宣传的反效果。但徒有技术却没有互联网推广能力,同样会默默无闻。

如果说互联网是一把利剑,那么只有自身武功足够高强的人,用起来才会得心应手。

2012年至2015年是美发行业的爆发期,越来越多理发师通过互联网展示自己,被更多人知晓。短视频兴起后,他再次赶上了这个风口,在各大短视频平台发布自己给客人剪发的前后对比视频,再次累计了不少关注。

8-月入10万还坚持出国进修,火山小视频网友:Tony老师比你努力得多2013.jpg

可乐店长的火山账号

刚开始学习视频拍摄和剪辑时,他常常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还要处理视频到深夜。“那段时间感觉拿命在拼”。

但他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不能错过任何一次互联网的风口。现在,他在火山小视频上的粉丝已经积累到了95万,而这个平台的月转化率在50%左右。但理发毕竟是一对一的服务工作,理发师再能干,每个月能接的客单量也有限。为了服务好每一位客人,可乐每天只接10单,因此他的预约常常排到了一个月以后,收入也实现了倍速增长。

与此同时,可乐还在多家短视频平台累计积累了数百万粉丝,这些平台每个月给他的内容补贴和流量分成,加起来也有2万左右。在大部分普通理发师月薪只有5000-8000元的今天,可乐每个月的收入在10万元左右。

随之而来的是几乎全年无休的工作,剪头发和拍视频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在理发行业工作了16年的可乐,唯一一次休假,是新婚时去非洲度蜜月。

很多人也许想像不到,那些曾经被他们嘲笑过的Tony老师,比他们还努力、还高薪。最终,可乐实现了曾经对自己许下的诺言,虽然走了不少弯路,但他总算在34岁这年,在上海闯出了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火山小视频对理发师可乐的帮助,只是互联网时代科技改变小人物命运的冰山一角。

对于整个理发行业来说,“互联网改变了这个行业。让大家看到了更真实的东西、技术和场景”。

近2年,越来越多以卖卡、卖美容会员、销售产品为主的综合理发店接连倒闭。

“套钱开店,雪球滚不下去就倒闭了。”可乐说,这类综合店以后只会越来越少,只有专业性的理发店才会活得长一点,理发行业的风气正在慢慢变好。

这对消费者和行业里的从业者来说,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