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青年导演牛川 影视行业要学会“自省自救”

2019-11-29 15:57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对话青年导演牛川 影视行业要学会“自省自救”

【导语】2019年11月27日,2019第二十届中国视频榜,历经二十载,“中国视频榜”见证了中国电视/视频的发展历程,见证了电视人、视频人的迭代成长。从大屏到小屏再到碎屏,从10秒小视频到70集连续剧,从专业制作团队到个人up主、Vlog,导演牛川受邀参加并发言“影视作品的成长迭代变化及观众“口味”的二次升级,强调影视行业要学会“自醒自救”。”

流量明星抵不过用户的火眼金睛

“选秀节目捧红了很多流量明星,但再怎么流量也抵不过观众最真实的口碑。”牛川表示:很多大牌导演在公开场合批评“流量”“小鲜肉”,从演技到工作上的配合度,直至最终票房和收视率,大部分让人大跌眼镜,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观众对于影视作品的看法和自身的“抵抗力”增强了。不在盲目跟风,更加不会因为有某个大明星而扎堆的去观赏影片。

《上海堡垒》的失利,导演滕华涛其隐晦的表示过演员选角的错误从而导致口碑的下滑。用户的感官和评价在上映期间几乎是一边倒。就其粉丝也无法抵挡口碑的急速下滑,至终以豆瓣评分2.9惨淡收场。其制作高达3.6亿,而票房最终在1.2亿。“流量明星”抵不过用户的自我选择。

影视行业寒冬袭来,牛川强调学会“自省自救”

2019上半年全国总票房311.66亿元,比去年同期的320.35亿元净减少8.69亿元,跌幅为2.7%,这种下滑是9年来的第一次。还有一项数据其实更加危险,上半年观影人次8.08亿人次,与去年同期9.01亿人次比,下滑10.3%。2019年圈内强调其为“影视行业寒冬”。不久前,参加《演员请就位》的年轻演员在节目里感慨自己很久没戏演了,再次引发了公众对演员群体生存状况的关注。

面对这一问题,牛川表示:影视行业其实从2011年起就开始受很多环境影响,其用户角度而言,烂片多、票价贵成用户首要问题。一些大IP明着割韭菜,使得用户对于影视剧作品的期望值降低,2019年“老戏骨”这一词相比“流量小鲜肉”而言, 价值和意义深度完全不一样。演员演好戏,导演用好人,影视行业需要学会“自省自救”,好作品、好内容才是关键。

如何踏出“自省自救”的第一步?

牛川解答:近几年行业对于专业的定义越来越宽松,以至于很多浑水摸鱼者踏入行业,以低廉的人工价格和“成套路”的制作方法导致整个行业的影片质量不断下滑。所谓自省,我们作为从业人员一定要搞清楚我们需要自省的是什么,对于观众来说,我们没办法强行统一观众对于一个世界观或者一段情节的认同。对于演员,虽然大家对演员都抱有片酬高、耍大牌、小鲜肉戏不好等等的印象,但是演员确实有他们独有的商业价值。

我们作为制作者,不应该把行业的堕落归于以上两者的任意一者,目前的行业寒冬导致大家都十分焦虑,但这也正给了大家自我修行的时间,把对从影视赚钱的冲动放下,提升专业的技能,把首要想“自救”的想法放下,把为了自救而自省变成明白只有自愿的去自省才能达到自救,这样才算是真正踏出了“自省自救”的第一步。

未来5年影视行业的发展方向最有可能出现的危机是什么?

牛川解答:目前的影视寒冬其实是由于大的经济环境导致的,并不是只有影视行业进入了一个寒冬期,预计一两年内我们很难走出这个寒冬期,但是我们也坚信,任何寒冬总会有回温的时候,所以我们不担心这个危机会一直延续下去。

关于未来5年影视行业最大的危机,我认为是我们对于针对我们自己中国文化的不自信和不了解,所以我们只能一直模仿国外的剧情和情节处理方式。因为文化的不同,我们虽然可以学习好的技术方式,但是照搬一些情节的处理就显得很不伦不类。我们一定要多学习和了解我们本土的文化和想办法去了解就中国而言我们需要去表达的东西,不然,我们永远只能把故事和对影像的制作停留在模仿阶层。

牛川简介:牛川,1991年11月2日出生于山东,青年导演、青年演员,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曾获得2014年金鸡百花电影节优秀作品、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剧情片入围奖、青岛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情片等电影奖项代表作《迷途》、《牛教授的秘密》《双重赋格曲》等,参与拍摄《李保国》、《大人物》《我的金山银山》、《反转人生》、《我的前半生》等影视作品。

责任编辑:张薇(QN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