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高不帅不够偶像派,却有1300万粉丝爱,大石桥联盟怎样走红抖音?

2019-12-03 09:18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不高不帅不够偶像派,却有1300万粉丝爱,大石桥联盟怎样走红抖音?

辽宁营口大石桥市的韩世一有着独特的坦诚和幽默。

“粉丝给我们的定位…就是长得…还能凑活看吧。”

“我唱歌…非常一般。现在团队招人,最低标准就是不比我差。”

话毕,他哈哈大笑。抖音上,他的账号“韩41”有1300多万粉丝。

他背后的“大石桥联盟”,原本是约唱群,是热爱唱歌的他多年前在网上搜寻家乡同好组建的。2016年,联盟的9个人第一次聚在一起。那天,一首《南征北战》,从傍晚录制到深夜11点。没人设想这个“联盟”会有怎样的未来。他们把那首歌发到网上,有几个点赞,大家就很高兴。

如今,“大石桥联盟”意味着一个专业团队,旗下有多个抖音粉丝过百万的达人。3年间,韩世一将成员变成了30多人,他们能在饭店包厢、操场、夜市…乃至任何地方合唱。有粉丝说,这些视频看得人心暖,都像是朋友相聚随性而发,歌声里有着真诚、热忱和幸福…

这些“剧情式演唱”都是“韩41”和团队努力的结果。他说,自己想证明一件事:我们一群最普通,最平凡的人,也能靠自己的热爱,被人关注。

一个县城青年有“网感”

2012年,一首“甩葱歌”顺着网线,从大石桥这座县城进入了宽广的网络空间。这是韩世一第一次发布自己的翻唱作品。

似乎有些格格不入。背后则是韩世一自己的纠结。在那之前,他是大学学生会主席、十大歌手,热爱唱歌、组织演出,觉得“被别人关注是享受”。2011年毕业后,遵循家人意愿,他则回到家乡,进了叔叔家的镁制品厂。

每天面对着堆积如山的矿石,韩世一并不开心。在狭窄的办公室里,他总是走神,或者在笔记本上誊写他改编的歌词——借由网络,他始终听着最流行的网络歌曲。改编歌曲的想法时常不自觉地浮现出来,“脑里甚至都有MV的画面。”

当年轻人有了“网感”,小城就再难困住他——很快,机会来了。2013年,韩世一翻唱了那年爆火的“可爱颂”,只是将韩系软萌的风格转化成东北味儿,还在视频里穿上了棉袄棉靴,他火了。

2014年,他辞职了,专心搞创作。

“其实我那时也没把握。”韩世一说,自己就是不想浑浑噩噩,想靠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过一生。那时和母亲保证,自己出去尝试3年,如果不成,老实回工厂。“再就是隐约感觉,网络上肯定有机会。”

韩世一也很难说出这种自信的来源。但毫无疑问,他对互联网的风潮形成了独特的敏感。就像2017年,他再一次感觉到,未来该属于短视频了——比如抖音。

但转型并不简单。不同于三四分钟时间展示一首歌,最早期的抖音只有15秒时长,不可能展示完整的曲子,那时最流行的也是运镜、转场等“技术流”。决然不同的视觉语言,韩世一要“从零开始”学起。

还有心理上的落差。“在过去平台上,发一首好歌,不难有上万条评论。到了新平台,发一个作品,可能就五六个人回复。”那段时间里,韩世一的不少大V朋友扛不住这种压力,又退回原来的平台。而他却拉起了“大石桥联盟”的伙伴,为了涨粉,穿起西游记、江南四大才子的古装,跑到夜市上,在人们的围观中跳舞。

“害羞,每天都给自己打气。可那时就觉得,必须这么做。”韩世一说,他那时决定“ALL IN”短视频,搁置了其他项目,靠的依旧是直觉般的“网感”。他甚至并不清楚,抖音会在之后推出他真正拿手的1分钟短视频,“但是能隐约感到,短视频就是未来。”

无滤镜、不修音,真实引发共鸣

1分钟短视频的开放让韩世一放开歌喉不久,打击再次悄然而至。

2018年夏天,他下了决心——“大石桥联盟”不能只再松散地维系,而要“被更多人看到”。于是他花费100多万,建起了工作室。相应地,团队要引入公司化的规章体制。

然而,绝大多数老成员仍将联盟视为那个基于爱好的“约唱群”。韩世一提出方案后,20多个成员,最终肯留下的只有6人。

“网上折腾了这么多年,去年夏天是最黑暗的日子。”那段时间,团队几乎拍不出视频,剩下几个成员也有了放弃的想法。

9月的一天晚上,仅剩的6个兄弟聚在一家烧烤店,围坐在一张炕上。大家喝了很多酒,食物的盘子堆叠在一起,瓜子皮铺满了桌子。有点上头的韩世一说,要不,咱们就在这录首歌吧。

在最后走红的那个视频里,六个喝得有点脸红的中年男人,围着一桌杯盘狼藉的烧烤,拿一次性筷子敲出节拍,大笑着嚎了一首“家在东北”。

有评论感慨,“这几个兄弟,太真实了吧!”

这次走红点醒了韩世一,对网络潮流的敏感又一次起效了。他突然发现,这种贴近生活,近乎于真情流露的演唱,对他们而言,比刻意搞笑,或者竭力模仿专业演唱的效果都要好。

“我们的长相,美颜都没用,那就索性不要滤镜;我们唱得不如专业歌手,那就干脆不修音。”韩世一意识到,短视频时代的走红,其实是将自己已有的条件利用到最大化,尽可能地展现给网友。他们这群素人的优势在哪里?“就是真实。贴近真实生活的快乐。”

一个月后,想法得到了印证。当时正值“沙漠骆驼”走红,依旧在那个带炕的烧烤店,“大石桥联盟”再次围坐在一起,如同朋友聚餐,大笑中唱起了这首歌的改编版:

“我已经单身很久,没有姑娘牵手,只因为他们嫌我长得太丑!”

接下来几天,这首作品在抖音上获得了近150万点赞,“韩41”涨了几十万粉,甚至在全网形成了影响力。自那之后,“大石桥联盟”找到了风格——穿插在生活场景间的演唱。“韩41”也一路涨粉,直至如今接近1300万。

听起来是天赋与幸运造就的故事。但韩世一说,“真实”的风格并不意味着好视频从天而降。事实上,“大石桥联盟”每个1分钟的视频,反复拍上近30次是常态。不修音、无滤镜反而意味着任何人都不能唱错;再有时,单单气氛不够嗨,也足以枪毙一则作品。

“即使粉丝过了千万,依旧很焦虑。”如今,韩世一的一天从中午开始,下午在公司开会、处理事宜,晚上召集团队拍摄视频,结束时往往是午夜。接下来就是韩世一自己的时间,尤其凌晨3点到5点,那是他“创作欲望最旺盛”的时候。他会在这几个小时里刷抖音,在全网找创意,把想录制的歌听上三五十遍,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每一个点子。

等到明确一首歌值得翻唱,他还要设置与之匹配的剧情,将合适的段子塞进桥段间,再为每一句歌词匹配最适合演唱的联盟成员…

这样的工作每天要直持续到太阳出来,他才能去享受大概6小时的睡眠。

原创歌曲让团队走得更远

现在的“大石桥联盟”重新有了30多个成员,他们之前有的是酒吧驻唱,还有KTV经理、烟酒销售和黄焖鸡米饭的店主。

相同点在于,他们都绞尽心思想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歌声。

至少在当下,韩世一和“大石桥联盟”成了他们的港湾。帮助是肉眼可见的:迄今除了“韩41”,联盟里已经有5人的抖音粉丝过了百万。对于新人,韩世一会帮他们策划,指导拍视频的诀窍,再让成熟的达人先带他们出镜,积攒热度。

但和多年前相比,韩世一现在要做的事更多了。一方面是管理团队,定期查看每个成员的作品,协调大家间的工作和关系;另一方面,用他的话说,多年前那个“靠自己喜欢的东西过一生”的夙愿已经达成了。现在团队有了稳定的利润,大家不工作时就在一起打台球,玩乒乓。安逸之后,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答案是:搞原创,出自己的歌。

“唱歌的人都有原创的梦想,那之后,才算是名正言顺的歌手…”韩世一说,自己和身边这群人,都想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尽管对他们来说,这一度很难,可大家还是无数次设想过,“如果有一天走在街上,能听到店铺里在放自己的歌…”

现在,足够多的粉丝,让他们有了这个基础。事实上,“大石桥联盟”至今已录制了3首原创歌曲。这个月,他们又到北京录制了新歌,作曲人是徐良。

“几年前,根本不敢想,能和明星合作,有专业的音乐人作曲。”韩世一说,自己多年前进入这个行业,只是想着自己唱歌时真的很快乐。那时的他根本不清楚,这份快乐能否同时维持生活,还能带给他人快乐。

现在,问题有了答案。如果一个人不够偶像派,唱歌也一般,那获得上千万人喜爱的诀窍或许就再简单不过,那就是“足够努力,足够真诚”。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