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一个都不能少》导演:不要有装腔作势的明星心态

2020-03-23 11:17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20年是中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重大节点,许多反映农村脱贫致富工作的优秀影视剧正陆续走进观众的视野。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电视剧《一个都不能少》,作为上海出品的优秀电视剧,聚焦西部农村扶贫,以过往影视剧中少见的“易地扶贫”为主题,讲述了我国西部某地的贫困村“焉支村”合并到本县最富裕的“丹霞村”后,两村村民逐步摒弃过往嫌隙共同走上致富道路的故事。

该剧由曾出演《人间正道是沧桑》、《少帅》、《人民的名义》等剧的黄品沅,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得主赵君,出演《都挺好》《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热门剧的陈瑾等实力演员领衔主演。该剧导演白永成这样形容《一个都不能少》:“是农民讲述的自己的脱贫故事,希望它成为扶贫干部帮助贫困户解决‘疑难杂症’一部教科书。”

执导该剧的导演白永成是甘肃人,对于西部农村生活非常熟悉。他回忆童年时,家中哥哥姐姐下乡插队,常常饿肚子,有一次,母亲让他送点咸菜肉丝给20公里外的哥哥姐姐,一场大雪,让白永成在白茫茫一片的山中迷路了,竟失踪了两天,把母亲装在罐头中的咸菜全都给吃了。他还记得,去省城求学的路上,虽然只有四十几公里的路程,却要坐上三四个小时的班车。

而这次再回甘肃拍戏,白永成还专程去故乡看了看,“那些苦都已经成了回忆,再也找不到了。”

几年前,白永成就拍过以农村扶贫为主题的电视剧《苦乐村官》,该剧讲述甘肃天水山区基层干部的生活点滴,讲述了基层干部如何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故事。白永成回忆当时的拍摄经历,他说最难忘的是当地的农家厕所,家家在厕所里养着猪,臭气冲天。女演员们怕上厕所整天就不喝水。但几年后再访当地,白永成发现,那里家家户户都有了洁净的卫生间:“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扶贫办帮助家家户户改建了厕所。”白永成说,“短短的三年时间,变化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都不能少》拍摄地的确定,也经历了一番周折。起初选择的拍摄地,虽然也有自己的特点,但白永成觉得,还是“缺点什么”。这个时候,拍摄《苦乐村官》时任天水市市长的杨维骏上任为张掖市委书记,邀请白永成到张掖看看。“我们到了张掖后,丹霞地貌、冰沟峡谷地貌、扁渡口万亩花海等一下子把我的眼球给吸引住了,这不就是我要求的《一个都不能少》在视觉上自带中国西部美学特征和明显的地域特色的场景吗?所以全组立即西撤将近1200公里,驻扎在张掖建组筹拍。”

白永成也坦称,在张掖拍摄最大的困难,是设备匮乏和交通不便,“这里不像大城市影视机构多,资源调度便利,我到了才知道,《一个都不能少》是正儿八经第一部完整的在这里拍摄的电视剧,之前张艺谋导演等很多剧组都是取景几天,而我把全程拍摄都放在这里就麻烦了,设备都要从北京、上海调度,路上运输就是几天,还有演员,所有的主演也都要路上很费周折,直飞航班很少,且不是每天都有,设备也好,演员也好,都是按天付费的,有的演员乘坐一天飞机,我几十万没有了。”

在这样的拍摄条件下,白永成表示,是张掖市委市政府、宣传部和广大张掖市民给了《一个都不能少》剧组非常大的帮助,张掖市政府为拍摄提供了帮助,安排了专人解决剧组难题。一场拍摄泥石流的戏,当地消防参与了剧组拍摄,“他们负责下雨、补水完美创造出真实的泥石流状态,我们的演员黄品沅、赵君、张世红等就在泥水里泡了7个晚上,初秋的河西走廊夜里还是寒气刺骨的,现在想想这几位演员和当地的消防官兵真是太辛苦了。”更有前后20000多人次群众演员,都是当地的农民和干部群众,顶着戈壁滩上的太阳,一拍就是一整天,但群众们一直非常配合。当然,黄土高原的沙漠性气候、高原反应,但200多位来自各地的工作人员,也都为了保证顺利拍摄,克服了各种困难。

“我讲不了大道理,唱不起不切实际的高歌,我想用真情挚爱把自己多年来看到祖国的发展、变化、繁荣昌盛用镜头表达出来,让世界能看到,当今的中国农民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状态,而是智能生活进入千家万户、田间地头的全新时代。”关于这部作品的创作初衷,白永成这样说道。

白永成

【对话】

从激情万丈到身体掏空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了“易地扶贫”这个主题?

白永成:起初还真的不是“易地搬迁”为主题,对前期创作的故事大纲我们反复推敲,推翻了不下十余次,原因是在央视播出我出品并导演的国内首部精准扶贫电视剧《苦乐村官》之后,扶贫、脱贫剧蜂拥而至,邀请我做导演的戏就有八九部。我看到的各色剧本,基本上都是打着扶贫幌子的都市情感剧,或者就是XX下乡记的翻版,炒个冷饭,毫无新意。《一个都不能少》如何在同质化中破局,成为团队面对的难题。我和编剧曹锐就不停地去国务院扶贫办找资料,挖戏眼。经过云、贵、川、陕、甘等实地贫困地区的多次考察,我们的切入点放在了地质差异、两村合并、“肥猫和瘦猫”的化学反应上做文章,发生、解决矛盾,物质扶贫、精神扶贫一起抓,改变落后思想观念,从“懒汉经”转化到“致富经”的学习上。

因此,该剧故事情节中,既有摄人魂魄的惊险泥石流灾难再现,也有人间冷暖情感的大爱篇章;既有村里“鸡飞狗跳”的诙谐,也有家长里短是是非非的冲突,更有党和政府关心农民群众,带领大家奔小康的硬核正能量。

与《苦乐村官》相比,《一个都不能少》更贴近农民生活,直面当下农村存在的矛盾问题,更加贴近当下的实际情况,比《苦乐村官》更具厚重感、大情怀。可以说,《一个都不能少》通过真实的场景、鲜活的语言和曲折的情节展现,对广大农村中普遍存在的突出问题进行了艺术化处理,对当代农村发展中的难点、热点问题都有所表现,从而具有了强烈的现实意义。

澎湃新闻:搜集素材和故事的过程用了多长时间,去了哪些地方,最让你受触动的故事是?

白永成:前后走访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从做扶贫题材剧开始,就没有停过寻找本剧“灵魂”的脚步。实际上编剧曹锐,她就是甘肃陇南宕昌县滩子村的名誉村主任,这个贫困村就是因为地势原因,脱贫工作极度难做,这也是这个故事在创作遇到瓶颈的时候我找到灵感的地方。到这里去非常困难,两年前我们去的时候,交通不便,9个多小时的山路我们在车上被颠簸得吐过好几回。回来的路上我对曹锐说:你应该把你亲身经历的故事,放到这个剧本里来。现在这个故事的很多细节,是非常真实的再现。

其实最让我受触动的是,给国务院扶贫办刘永富主任汇报工作时,他给我讲述了脱贫、扶贫背后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我才得知,每一年都会有好几百位扶贫干部牺牲在工作岗位上,有的是交通事故,有的是身体不适应地势环境,更有不负工作强度的……真的非常辛苦。他们是一群最可爱,也是最可敬的人,是千千万万的扶贫干部的缩影。他们的故事打动了我,让我坚定了做好这部剧的决心和信念。这部剧是我为这些英雄们吟唱的一首“安魂曲”,把他们展示在全国人民面前,让全国人民知道,扶贫大军做着怎样的工作。

澎湃新闻:为什么在多地采风后选择了张掖?

白永成:我对《一个都不能少》要求是画面美极致胜,即便是贫瘠的村子,也要在色彩上有所突破,保证每一个特效、每一帧画面都尽可能无憾。因此,选择拍摄地也是费了很大周折,起初选择了陕西咸阳的袁家村和白村,临近拍摄,我总觉得缺点什么,尽管这两个村也很有特点,但相比我给自己定下的浑然天成、自带美学特征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个时候,拍摄《苦乐村官》时任天水市市长的杨维骏先生上任为张掖市委书记,邀请我到张掖也看看景致,我们到了张掖后,丹霞地貌、冰沟峡谷地貌、扁渡口万亩花海等一下子把我的眼球给吸引住了,这不就是我要求的《一个都不能少》在视觉上自带中国西部美学特征和明显的地域特色的场景吗,所以全组立即西撤将近1200公里,驻扎在张掖建组筹拍。

澎湃新闻:在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问题和挑战?是怎么解决的?

白永成:其实每次的拍摄创作,到杀青,再到最后和观众见面,我都是从激情万丈到身体掏空,感觉都是一次“炼狱”般过程,期间的酸甜苦辣,都把它化成一帧帧画面……在张掖拍摄最大的困难是设备匮乏和交通不便,这里不像大城市影视机构多,资源调度便利,我到了才知道,《一个都不能少》是正儿八经第一部完整的电视剧在这里拍摄,设备要从北京、上海调度,路上运输就是几天,还有演员,所有的主演也都要路上很费周折,直飞航班很少,设备也好、演员也好都是按天付费的,有的演员乘坐一天飞机,我几十万没有了,加上我们拍摄的时候,正是张掖旅游旺季,机票、酒店都贵,这给我们资金上就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制片人周玫天天抱怨我超预算,我压力也是不小,好在张掖市委市政府、宣传部和广大张掖市民都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帮我解决了将尽20000人次的群众演员,政府还帮助剧组解决了消防车、电力保证等一系列的困难,使得我们拍摄难度大大降低。

还有就是黄土高原的沙漠性气候,刚到那里的时候,民乐县地势海拔太高,头三天几乎所有的人都喘不上气,记得当天晚上民乐县委书记李作民就让宣传部王春燕部长送来了红景天口服液,坚持了几天后,演员们身体还是适应不了,我们又移师海拔相对低一些的临泽县境内驻扎。剧组移动是个非麻烦的事情,大小30多辆车,200多位不同地方的工作人员,服装、道具、摄影器材设备都是力气活,为了保证顺利拍摄,这些困难也都不是困难。

扶贫的难点是“扶志”

澎湃新闻:演员的表演非常接地气。选择演员的过程?演员们有没有下乡体验生活的过程?

白永成:这个戏选角真实煞费周折,这样正能量的一个剧,首先就要考虑到演员的人品和口碑,不仅仅是表演上有功力,更要在思想品德、形象上与剧中人物很贴切。央视近几年播出剧里担纲过重要角色的演员基本上都过了一遍,最后还是把目光放在黄品沅身上,他和赵君分别扮演丹霞村和焉支村的党支部书记,两个角色相爱相杀到彼此欣赏,一正一谐,格外恰当,萨日娜和陈瑾的搭配也是完美无缺,把一个泼辣一个温婉的两个角色塑造的恰到好处。此次我对演员造型从贫富差距着手,要求既保持中国西部农村特有的色彩,更加强互联网导致城乡无差距的时代特征。坚持演员造型与当地农民要一致。但由于该地区海拔高,紫外线强,当地人肤色普遍黝黑,男演员们为了让自己饰演的角色更接近生活,更富有烟火气,硬是把自己的肤色“糟蹋”到拍摄大群众场面时,被当地村主任误认为是本土群众演员,通知前去领盒饭和补助费。

澎湃新闻:作为创作者,在你的观察中,你觉得乡村扶贫面对的问题是?

白永成:其实现在扶贫的难点是“扶志”,虽然互联网时代信息发达,农村人在一起也可以谈论巴黎时装周、奥斯卡,但是,个别地区有些多年沉积的陋习和陈旧的思想观念,等、靠、要的习惯还是很严重,即便是物质上已经脱贫了,但思想上不脱贫,返贫的现象很有可能还会出现,所以,我们这部剧就是想给他们念念“致富经”,能够通过剧情故事,寓教于乐、潜移默化的教他们一些致富的具体方法和扶贫的经验。

澎湃新闻:现在很多地区农村“空心化”严重,农村年轻人少。在你的观察中,农村建设过程中,要如何吸引年轻人“归巢”?

白永成:这个问题太重要了,《一个都不能少》的后几集,重点就在这个问题上,全国农村都在一窝蜂的搞乡村旅游,但大部分都是千篇一律的农家乐,同质化的吃吃喝喝,这个能够有延续发展下去的可能吗?如何解决“空心村”,让农村真正热闹起来,有人气,是扶贫探究的重点。本剧抛砖引玉,用发展文化、体育、演艺等项目,吸引外出务工的青年人回乡创业致富,也能够提供更多的岗位给那些愿意去乡下“呼吸”新鲜空气的城里人就业。扶贫的意义并不是大家以为的只是农村,城市里的贫困如何解决?消灭贫困就是要三产联动,让农村以农为本,大力发展那些可持续发展的有质量的农村文化旅游项目,彻底解决农村老龄化、缺乏劳动力、缺少亲情关爱的状况。

澎湃新闻:优秀的农村题材影视剧,其实近年来比较少。对于很多都市年轻人来说,农村题材似乎先天对他们缺少吸引力。你怎么看待农村题材创作的重要性?以及你认为农村题材创作该如何吸引年轻观众群体?

白永成:现在城乡差距越来越小,我们这次拍摄的张掖农村,哪有什么农村的概念,家家小洋楼,户户有汽车,让我想到多年前好莱坞有部电影《云中漫步》,美到窒息的景色,浪漫的爱情充满这部影片,恰恰就是一个美国的农场(农村)。我们国家现在的绿水青山、美丽乡村比那部影片里的景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我们把故事讲好,做到艺术精湛、思想精深,年轻观众没有理由不喜欢看这样饱满的农村爱情故事。《一个都不能少》里杨铮、孙嘉璐、胡林那、满林、牛犇等这些青年演员的表演可圈可点,在万亩花海中的爱情场面,我相信会让不少青年观众为之倾心的。

还有重要的就是创作人员,要把自己的身段放下来,走进田间地头,让自己真正成为具有浓郁乡间花草香氛的艺术创作者,让现实的烟火气充满自己,不要有那种了不起的、装腔作势的“明星”心态,认真去创作,一定会赢得观众的认可。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