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米油盐”还是“诗和远方”?他们成为音乐人的摆渡人

2020-03-23 15:00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提到张浅潜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会有点陌生,但在某一部分人心里,这个名字是他们过往岁月里无可替代的回忆。

她做过模特、画家、作家、演员、小提琴手,但我猜最接近她自己的那个角色是音乐人。

故事要从一条倒淌河说起。

1998年,张浅潜的作品《倒淌河》收录在专辑《红星六号》并发行。

这张红星合辑还收录了许巍的《执着》、田震的《千秋相似》,被称为红星合辑中内容最丰富题材最多元化的一张专辑,也被一些摇滚乐迷收藏至今。

同时,这张专辑里的《倒淌河》,也几乎是张浅潜早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它在一定程度上是张浅潜的早期艺术人格形成的见证者。

豆瓣上有人说,“此版《倒淌河》是神作,4星全给张浅潜。”

足以见,张浅潜这个名字在当时确实刻进了一些人心里。

张浅潜的倒淌河时光,也有过一段自己的冰封期。

千禧年后,张浅潜的作品很少以专辑的形式露面,大部分是单曲。

2000年左右,音乐市场环境的金字塔效应很强,一方面盗版横生,让传统的唱片发行受到创伤;

另一方面,流行音乐的推广,让“四大三小”、周杰伦等当时的偶像派(后来都成了实力派)成为顶流,留给内地原创音乐人尤其是小众音乐人的空间和渠道都太少了,无法猜测这是否是她沉寂的原因。

但自此以后,确实有很多像张浅潜一样的原创音乐人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

去年三月偶然听到张浅潜的新歌《心墙》,这首歌收录在腾讯音乐人的《地心游记(原力计划合辑Ⅰ)》中,延续了《忧伤的混蛋》时期对内心的观照,依旧是张浅潜式的表达。

在这个合集里,我们又一次认识了张浅潜,也听到了优质唱作人鲜活的生活切面。

5月的时候,张浅潜携带《心墙》走上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的自制节目《乐人空间》的舞台。

在这个live里,张浅潜呈现出了一个在色彩旖旎中寻找自我的唱作人模样,很是让人惊喜,毕竟很多年没有看到她出现在主流媒体的视野中。

在live的最后,张浅潜说:

“我觉得选音乐是我的必然之路,是非常漫长的道路,贵在一种坚持,不仅要现在做音乐,往后还要打算如何开展音乐计划。”

从这句话里,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唱着《倒淌河》的倔强女生。

很庆幸,这么多年,她还是在我们没有看到的地方坚持着。

也疑惑,她是否已经准备好,面对这个跟当年唱片工业时代完全不一样的数字音乐时代?

最终,一张在去年年末发行的新专辑《星月之河》成为了答案。

这是张浅潜时隔二十多年的第二张专辑,也是一个全新“音乐计划”的起点。

二十多年前,张浅潜在《倒淌河》里写:

“在倒淌河水面,晚风吹着树影,安慰着青春寂寞的美,只有活着的爱会洗去我的悲。”

二十年后,在《星月之河》的第二首歌《爱的港湾》里,她写,“你是我爱情的温暖,也是我山川的容颜”——

尽管她的音乐曲风温柔了不少,但内里依旧还是“张浅潜式”独立女性的锋芒,一如二十多年前,她依旧相信爱。

有位音乐人曾说:

“音乐人的路是一条不归路。如果没有一定的坚持和努力,加上没有作品和资源,边缘化是唯一的结果。”

这句话同样符合当下国内原创音乐人的境遇。

《星月之河》这张专辑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分,它的内容形式或许依旧是“小众”的,但是它展现出的是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成年生活的思考。

值得庆幸的是,这张看似小众的专辑在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并没有被边缘化。

我们看到它时,它是作为腾讯音乐人独家策划的“《四季歌》·民谣四重奏”中的第三篇章“秋暝”出现的。

这个音乐策划以四季为题,以四种不同风格的音乐为样本,向听众呈现国内民谣的不同状态。

其最终目的并非是要提供关于民摇的标准答案,而是让乐迷们感受到音乐丰富多样的可能性。

显然,这样的项目对于张浅潜这类不属于“流量大户”的独立音乐人是非常适合的。以自我审美为标尺,衡量音乐价值,在小众里制造大无限。

原来,张浅潜已经在众多平台中选中了“腾讯音乐人”这驾马车,载她驶向自己曾经未竟的旅途。

这位优秀的独立音乐人,其新作从专辑封面到整体编曲都是精致、用心的,也在腾讯音乐人的帮助下,于数字音乐时代获得了不再被“边缘化”的新机会以及更多听众的喜爱。

我曾经担心张浅潜不出专辑是因为没有钱,现在看到有腾讯音乐人的帮助,也是一件喜事。

“你怎么才来”腾讯音乐人原力派对007

  02

刚才提到的音乐策划“《四季歌》·民谣四重奏”,除了作为第三篇章“秋暝”的《星月之河》,其他的三个篇章也很有意思。

第一篇章为“春晴”,选用了林侧的《清晨幻想曲》;第二篇章为“夏咏”,是马条的《给给》;第四篇章为“冬尘”,是晓月老板《新乐府·人间宋词》。

四张专辑的质量都很高,且四个篇章互为表里,呈现了中国民谣音乐更多新的可能。

除了我们熟知的马条、张浅潜、晓月老板,让我眼前一亮的,还有这位林侧的作品。

和张浅潜不同,林侧是乐坛新人,但她专辑《清晨幻想曲》的质感却兼具着唱片时代的成熟感以及鲜活的青春跃动感。

从同名曲《清晨幻想曲》到《红裙子》,都非常好听。

此前有人这样评价林侧:

“以抵抗众声喧哗的时代,她是美好另类的天外飞仙,歌唱着自由与诗性。”

很幸运,无论是独立女性如好久不见的张浅潜,还是诗性如新人林侧,在我们的时代,并没有让她们的“独立与诗性”被边缘化,而是通过腾讯音乐人这样的原创音乐线上平台,让这些丰富鲜活的个性以音乐的形式被呈现到更多人面前。

在林侧的《清晨幻想曲》里,我感受到了与校园民谣时代叶蓓一样的诗性。

昔日叶蓓,有自己的高晓松,而今日林侧,也遇到了腾讯音乐人和“《四季歌》·民谣四重奏”。

不同时代的伯乐以不同的面貌出现,但为独立音乐人提供助力的导向却总是相似的。

原力派对现场

于林侧而言,文学是根源,音乐是承载这一切的出口,摄影是自我发现和自我认知的过程,行为则是能量的爆发。

腾讯音乐人恰好为像这样有才华的音乐人们提供了符合时代面貌的“出口”可能,也帮助他们的作品被更多人听见。

2019年底,腾讯音乐人在北京的糖果Livehouse举办了名为“爬梯——腾讯音乐人2020跨年派对”的跨年演出,腾讯音乐人邀请22组不同世代的原创音乐人进行了40余首原创音乐的轮演。

张浅潜和林侧也在不同的环节登台演唱,二人中一个是已许久没有登上这么大的舞台,一个是首次公开演出。

从录音室专辑到live,当掌声与喝彩落幕,我们知道,不同世代原创音乐人,都被更多人听见了。

03

曾经有朋友和我谈起张浅潜的选择。

朋友问:

“张浅潜之前签约过唱片公司,后来独立发展。这次又和腾讯音乐人合作,是要重回唱片公司吗?”

我认为并不尽然。

在当下,张浅潜这样的独立音乐人是不那么需要唱片公司的,而腾讯音乐人所做的和唱片公司也是有差别的。

我们看到,在腾讯音乐人平台,音乐人可以很便捷地通过手机或电脑上传和发布作品。

他们没有太多限制,也不会刻意去选市面上流行的歌曲,音乐人不会觉得被束手束脚,同时又能获得更多的资源曝光,何乐而不为?

而且,不仅音乐人的才华能够通过平台被更多的人听到,他们和乐迷的沟通也越来越直接,一句“我喜欢你的音乐”给音乐人带来的或许就是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就是数字音乐时代和传统唱片工业时代的差别。

从2017年宣布推出至今,已有不少像张浅潜和林侧等不同世代的独立音乐人选择加入“腾讯音乐人计划”,发布原创音乐,在腾讯音乐人平台搭建长期、稳定和互惠的乐迷经济。

作为音乐人,他们曾经有过许多选择,但作品只能在小范围分散地被传播。

“嗨皮摁钉”原力合辑海报

如今,他们选择了一条程序省事,能够专注作品的路径,其作品也可以在与腾讯音乐人同属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生态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上得到充分曝光。

在作品的企划、收益、传播层面帮助音乐人,并且不干预他们的创作,为他们提供一片音乐的“芳草地”,这是我们看到腾讯音乐人正在做的事情。

如张浅潜与林侧,从单曲上线、线下live再到新专辑发行,从平台与音乐人的合作不是“项目”而是“音乐计划”也能看出,腾讯音乐人提供的,不是单项又短暂的帮助,而是长久的陪伴——

本质上是帮助音乐人走得更远,对比国内目前各类的音乐人平台,腾讯音乐人展现出了其不可替代性。

跨年爬梯——腾讯音乐人2020跨年派对现场

近日,腾讯音乐人背后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发布了2019年财报,拥有国内最大规模的用户群体,其在线音乐收入以及用户为音乐付费的比率都有很大提升。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也在财报发布时说,

“我们在坚持保护音乐版权,支持内容原创以及探索更多释放音乐核心价值的创新商业模式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

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对原创内容的全方位服务及支持,已经使TME成为了中国音乐人展示才华、发展音乐事业的强大平台。”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参与“腾讯音乐人计划”的音乐人数量和原创作品数量均同比增长一倍以上。

截至2020年1月,这些原创内容在公司旗下平台上的播放量占平台总播放量的比例较一年前也增长了近一倍。

这些都意味着,平台和音乐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当大众对音乐的付费意识提升,本质上音乐人的创作价值、音乐价值得到了尊重,他们也会有更好的收入与创作、去生活。

2020年1月1日,腾讯音乐人启动了一个旨在解决音乐人收益痛点的“亿元激励计划”。

这个计划将为原创音乐人提供独家激励金,帮助入驻腾讯音乐人平台的音乐人实现收益增长,预计此后全年会向音乐人发放过亿激励金,帮助整个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让音乐价值得到最大释放。

2月,腾讯音乐人宣布“亿元激励计划”的首月结算正式发放。

据悉,在参与该计划的音乐人中,超八成音乐人收入增长了50%以上,超四成音乐人实现了收入翻番。

我们总说“是金子总会发光”,但我们往往忽视了一点,金子发光就是获得其该有的价值。

除了诗和远方,音乐人更应该有柴米油盐,茶足饭饱,供其力气。

希望有才华的独立音乐人们,不止是诗和远方的游吟者,也能成为生活最美好的代言人。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