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看趋势:“网红”单曲与数专热门的两重天

2020-03-24 17:48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9年,对于音乐行业而言是充满惊喜与变化的一年。

从各个渠道诞生,并以各个标准定义的众多音乐“爆款”的出现,意味着传统与网络音乐人的界限正在进一步变得模糊,同时,随着用户接触音乐方式的不断拓宽,音乐的宣发形式也在以多元化方式持续变化。无论在影视、综艺还是游戏动漫领域,音乐正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华语乐坛貌似不断产生的裂变、革新、沉沦、进步……其实依然是在用户消费习惯、市场分众审美、跨界领域互作用等种种元素交织之下,被大时代浪潮所涌动、引领、挤压、绽放出的一种“综合性面貌”,而在百花齐放与大浪淘沙的历史进程中,“流行”影响力VS“音乐”品质性,两者间的角力与剖析,是流行音乐永远值得讨论的母题。

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由你音乐榜,便是希望借助TME大数据优势,赋能行业,真实反映行业变化——本次由你音乐榜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基于全网音乐收听、销量以及用户画像等权威大数据,解析整理2019年音乐行业的重要变化和发展趋势,并基于歌曲在平台的各项数据表现,以多纬度盘点了年度最热歌曲以及成绩最佳艺人。

在行业领域,本次年度报告还邀请10位知名乐评人作为评委会,从专业领域挑选出TOP100值得推荐歌曲,回顾2019年的优秀作品,透过从大众到专业视角都有所交织更互相映照的解读,令大家在报告中有更多发现与思考。

 “小众”“大众”都是“群众”的胜利

回顾过去一年的华语乐坛,由你音乐榜年反馈了最具代表性年度“音乐时刻”,包括——陈雪凝《绿色》走红,打响网生音乐人进击主流乐坛第一枪;“原创”成为2019年歌手重要关键词;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刮起全民乐队风;初音未来首次合唱洛天依,虚拟偶像走向更大舞台;周杰伦《说好不哭》打破付费数字单曲纪录;《野狼Disco》作为年度全民神曲诞生。

我们可以发现:更多过往会相对被视为“小众”的歌手及作品,通过综艺节目、短视频平台、影视剧等多重形式助力,最终在音乐平台上取得全民性影响力,随之而来也可能引发各种争议,陈雪凝的《绿色》一度在由你音乐榜上一骑绝尘,无数大牌、流量都望尘莫及;宝石老舅的《野狼Disco》伴随着魔性的“画龙舞”从手机屏幕跳到了央视春晚,引发“东北文艺复兴”热潮……

而传统歌手方面,已经被视为时代传奇与原创歌手标杆的周杰伦,其新作《说好不哭》通过过往优质作品的“反哺”能力,在合适契机之下,爆发出了一种“报复性、戏剧性”的粉丝消费能力。除了周杰伦《说好不哭》,邓紫棋《句号》、Ice Paper《心如止水》,一道成为由你音乐榜仅有的三首“五连冠原创歌曲”,三位歌手的出身、风格、走红时机与原创实力,也是相映成趣。

2019年还是华语数字音乐的“井喷之年”,新发歌曲数量超过2018年近一倍,新发歌艺人数超过2017—2018年的总和,规模上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同时也是“国风音乐大年”,全年上榜新歌中国风类歌曲占比超10.41%,多首爆款歌曲如《无羁》《醉仙美》《雨幕》等冲入榜单TOP10,从“小众”走向“大众”。

与此同时,付费数字专辑迎来“高光时刻”,全年数字专辑总销售额同比增长154%,实现历史最佳成绩,用户的数字音乐付费意识飞速提升。“原声音乐”成为用户听歌类型里的重要分支,OST类发行歌曲量三年翻番,90后则以32.43%的绝对占比成为听新歌用户里的主力军,听新歌用户的城市里成都则超过深圳进入第一梯队……2019年的音乐行业,“量多”肉眼可见,“质优”见仁见智。

“网红神曲”和“数字专辑”成为冶艳两生花

从网络神曲、彩铃神曲一路变迁到今天的“神曲”,传统音乐创作者与所谓网络音乐人的边界已被全然打破,歌曲传播路径也跟随媒介形式的创新、进化而有几分章法难寻,但听众数量却始终惊人庞大。

由你音乐榜的年度报告年度单曲TOP20中,Ice Paper《心如止水》第3,陈雪凝《绿色》第5,摩登兄弟刘宇宁《乞丐》、《如约》分别获得第7以及第20,魏新雨《余情未了》第14,大壮《伪装》第18,海伦《桥边姑娘》第19,网络音乐人占据超过三分之一位置,跟传统主流歌手相比,这些歌曲的演唱者都算是“野路子”出身,有些人的名字甚至对大众依然陌生,彼此间的作品水准和质感更不乏“天壤之别”,但实打实的歌曲收听量、传播量都相当惊人,他们的走红所折射出的,是占据了庞大人口基数的“接地气”式主流受众需求,但和唱片行业需要的更精良制作标准相比,其实并不矛盾。

另一方面,夺得冠军的周杰伦,3首作品入榜的林俊杰和2首作品入榜的薛之谦,算是实体唱片年代硕果仅存的“三大只”,他们的作品依然维持着传统歌手的良心水准,也许不复巅峰状态,但保持稳定。

数字专辑则形成实力唱将和偶像歌手两相割据的局面,数专销售额也随着用户听歌习惯的转变,迎来了“高光时刻”——2019年度十大畅销数字专辑/EP/单曲TOP10显示,曾经的“人气”代表以及现在的“流量”为王,其粉丝购买力都能打,从爱豆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的蔡徐坤以绝对优势夺得冠军,从音乐选秀节目中出道的华晨宇和初代流量代表张艺兴分列第二、第三,之后榜上有名的李宇春、R1SE、火箭少女101都是这几个类型的代表人物,王一博及《陈情令》国风音乐专辑是电视剧热播后反哺音乐的获益者,排名第八的周杰伦是“夕阳红粉丝团”奋力保住的独苗,排名第十的张云雷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跨界存在。

综合数字专辑成绩,我们可以发现,销售量绝对是“红”的一个最重要体现,但和音乐水准、作品传播度相比,不一定完全成正比,但欣喜的是,我们同样看到,在粉丝真金白银的支持下,部分拥趸众多的歌手们得以继续义无反顾地追求自己的音乐道路,甚至有了一些突破性尝试。

“新老交替”的过程也许阵痛,但痛并快乐着

除了衡量歌曲传唱度与销售额,我们还会在由你音乐榜的年度报告上发现更多惊喜。

年度非付费热门专辑/EP的前十名可谓百花齐放,薛之谦的《尘》夺得冠军,TFBOYS一年一度功课《第一次告白》排名亚军,王源、邓紫棋、黄子韬、吴青峰的原创专辑也都有不错反响,易烊千玺非原创但个人气质鲜明的《温差感》同样获得肯定,竟然在一众原创专辑当中成为夹缝里的花朵,几张原声带则直接体现了电视剧热度。

在歌手个人原创作品比例超过50%的年度十大原创专辑/EP中,薛之谦和吴青峰已经算是老前辈了,90后的邓紫棋也是大姐姐,蔡徐坤、王源、黄子韬、林彦俊、高嘉朗、李鑫一等众多“新声代”正争先恐后地证明着自己蓬勃的创造力,虽然方向还不一定明朗,但一片生机勃勃。

年度歌手TOP10,直接体现了当下华语乐坛真正的“混合”面貌——薛之谦和邓紫棋是传统唱片行业与时俱进的代表,易烊千玺、蔡徐坤、肖战、张艺兴代表着“顶流”在音乐事业上的进取心和不放弃;摩登兄弟、陈雪凝和阿悠悠是网络音乐人向真正歌手角色转换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形态;而排名第三,出道至今经历了《中国好声音》、《声入人心》、《我们的歌》、《歌手》一系列节目洗礼,又因为影视歌曲而拥有了代表作,进而成为OST演唱大户的周深,在某种程度上,竟然变成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宠儿,在知名度、传唱度、认可度上都有综合性的突破。

由耳帝、爱地人、三石一声、流水纪、卢世伟、赵南坊、刘尼尼、沉默电话、王击凡、光荣十位乐评人评选出的“乐评人年度榜单”,则从另一个维度提醒大众:那些也许目前不在最风口浪尖上的歌手,依然持续给大家带来了优质作品。周华健、岑宁儿、梁静茹、五月天、陈粒、袁娅维、黄绮珊、郑秀文的作品在乐评人心中名列前茅,代表某种实体唱片年代坚持下来的品质“底线”无法动摇,而易烊千玺作为唯一入选00后歌手,证明专业领域对于新生代的音乐作品仍然会给予真正的关注与认可。

“长江后浪推前浪”是亘古不变道理,但大面积的后浪还推不动前浪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在这样共存也变革的阵痛中,痛并快乐着。

忽略出身,目视远方,“由你”见证

挥别2019,迈入2020,我们不禁感叹,歌手和歌曲的“出身”,在当下的华语乐坛,已经变成一个也许还可以讨论,但真的无需在意的存在,我们的目光,应该望向更远方的景象。当“听歌”这件事,已经通过传统音乐平台、短视频平台、K歌平台、综艺节目、影视剧……变得轻而易举,且彼此互相影响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内容”始终还是不变的基石。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万众瞩目下表演,抑或街头随意高歌,当“作品”戳到某个“共鸣点”,一切也许就会有所不同,甚至决定了歌手和歌曲可以一瞬间“飞得多高”,而才华、努力、审美、技术、策划、包装……这些看起来很抽象却必须要踏实经营的团队作业,决定了能够飞得多远。

一切都在改变,一切没有改变。不论是网络音乐人作品的火爆,还是数字专辑的大卖,我们都能看到,华语音乐从“唱片工业化”到“互联网化”的大变革,正在轰轰烈烈发生着,而由你音乐榜正是希望借助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大数据优势赋能行业,客观、真实记录华语音乐行业向前和发展。

由你,有我,都同样是历史的见证者。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