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ing坚持原创输出,成立15周年孵化多名顶级音乐人

2020-07-22 16:13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三十多年前,有一首歌曲曾经传遍大江南北,算得上是那个年代的神曲。那首歌叫《我多想唱》,演唱者是青歌赛通俗组的冠军苏红。在这首歌里,她唱出的是那个年代人的心声——“我想唱歌可不敢唱,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

在现在看来,想唱不敢唱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因为如今早就是一个“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的时代,我的歌声我做主,我的创作我做主,不仅可以随心所欲的唱,甚至还多了一种选择烦恼,那就是在哪个平台,才能让自己的创作和自己的歌声,真正做到更响亮?

的确,现在的原创音乐平台,确实有不少,很多的逻辑和细则,从大方向上来讲,也是大同小异。但最后的结果,却不是每一个原创音乐平台,都能成为优质渠道。

而如何才能分辨一个原创音乐平台,是否是一个优质的渠道,可以让自己的作品,给更多人听到?说起来也很简单,大致肯定离不开平台成立的时间、平台曲库的体量,以及是否有顶流音乐人输出这样的成果。从这三点来讲,酷狗音乐旗下的5sing,就是最典型的优秀原创音乐平台范例。

比如5sing早在2004年就已经成立,迄今已经超过了15年。对于一个专注于原创音乐的平台来讲,能够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不管外界的音乐风向如何变化,却能做到始终坚持原创音乐这个方向,而且直到现在依然处于行业顶尖位置,就已经证明了它的成功。

其次,从平台作品体量上来讲,5sing有超过200万音乐人,在平台呈现超过1900万首音乐作品。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音乐人和音乐作品的基数,才让5sing能够在行业拔尖,形成优质作品的那个金字塔塔尖。

最后当然还是得看成果,对于一个原创音乐平台来讲,评判成果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孵化了多少顶流音乐人。而在这方面,只要说起戴荃、李玉刚、刘珂矣和周深(依姓氏排序不分先后)这些名字,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戴荃——5sing记录了戴荃音乐的进化

2015年,戴荃参加了第二季的《中国好歌曲》,凭借《悟空》等作品,最终成功晋级全国四强。在那次比赛中,戴荃那种融入中国传统戏曲唱腔的音乐风格,个性鲜明、棱角分明,也深受歌迷的喜爱。

而其实,戴荃同样也是出道自5sing的音乐人。注册十年间,戴荃在5sing平台总共发歌54首,人气指数已经高达2亿+。

早在2009年,戴荃就成为了5sing音乐平台的注册音乐人,至今打开戴荃在5sing的音乐人页面,还可以听到他早期的一些翻唱作品。像《野百合也有春天》、《烛光里的妈妈》、《白天不懂夜的黑》等等,从中可以找到戴荃的音乐源头。

而从2012年以后,戴荃明显开始接触更多的中国风音乐,从2015年开始,更通过《悟空》、《老神仙》、《渡人》等原创国风作品,慢慢树立起自己融戏曲、武生为一体的国风音乐,并形成一种充满英杰豪侠之气的国风风格。

听戴荃的音乐,仿佛听到几百年前的剑客、浪子,用音乐述说着关于江湖的传奇,关于自己神秘的经历,特别与众不同。

李玉刚——5sing见证了贵妃如何醉酒

早在2009年6月1日,李玉刚就于5sing注册了自己的账户。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李玉刚通过5sing这个平台,将《新贵妃醉酒》、《逐梦令》、《刚好遇见你》等作品,慢慢传遍神州大地,圈内至今流传着一句话:为人不识李玉刚,听遍国风也枉然。

5sing平台对于李玉刚来讲,不仅仅只是一个上传歌曲的平台。可以这么说,通过5sing,李玉刚更为立体地展现了自己国风音乐的不断升级,以及个人风格的蜕变历程。与歌迷的互动,通过歌迷的认可和建议,不断完善自己的音乐风格,也让李玉刚的演绎和表达,越来越玲珑剔透。

精妙的戏曲唱腔演绎,与R&B这样的现代音乐风格融合,点点滴滴、聚沙成塔,李玉刚也通过5sing平台的成长,75首作品的积累,更全面地表达了自己唯美时尚、东西融合的艺术特色,更累积了1亿+的人气。

而且相对于殿堂艺术家,因为有了5sing这样互动感很强的互联网平台,李玉刚的作品在高雅的同时,还能做到接地气,并且让很多歌迷,有当代的代入感,既技术精湛又感性细腻。也是这个时代的艺术家,与平台共享作品的一个很好例子。

刘珂矣——5sing一直在做最专业的事

去年热播网剧《长安十二时辰》的主题推广曲特别版《清平乐》,让更多人听到了刘珂矣这个与众不同的声音,而她同样是从5sing成长起来的音乐人,从2011年注册,已经入驻5sing长达九年,总共上线44首作品,人气指数超过了1亿+。

国风歌者刘珂矣在一众国风音乐人中辨识度很高,她的作品,往往充满了一种治愈的声场,歌声过后、清香扑面,颇有一种净化心灵的效果。

和这个多元化时代,很多歌手总是想尝试各种可能性。刘珂矣一直以来就是坚持着自我的风格,那种在唐诗宋词的曼妙韵律中,以低吟浅唱的方式,将中国古典时代的文化,以现代音符的方式呈现。

这实际上也是5sing平台的意义所在,相比市场的浮躁,5sing在音乐层面的纯粹和本质,也让音乐人可以得到一个更纯净的氛围,从而一步一步累积自己的音乐风格,最终形成高度个性化的特色。

周深——各种翻唱让周深成为Vocal型歌手担当

周深无疑是目前华语乐坛的一位新生代优秀歌手,数年来,通过在越来越多演唱现场的打磨,提升了丰富的舞台表现力,以及多元化音乐的融合能力。

当然,周深同样也是从5sing走出来的歌手。早在2011年注册成为5sing平台音乐人的时候,周深还只是一个音域特别、音色唯美的爱唱歌的少年。而在九年过后,周深除了在5sing积累8亿+的人气之外,更已经形成以美声作为支点,国风作为基础,同时又能融合丰富音乐元素的优秀歌者。

周深在注册5sing的九年间,总共发歌25首。翻唱过很多前辈歌手的优秀音乐作品,例如朴树的《平凡之路》、王菲的《匆匆那年》等,见证了他通往成熟歌手的历程。

如今,周深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唱功担当之一。通过人声的融合和创新,形成新的音色、新的意境,这从另一个角度,也是一种音乐的创作。

比较有意思的是,从5sing平台走出来的顶流音乐人和歌手,往往有一个共通的特点,就是在这个盲目多元化的时代,他们却都有着非常鲜明的个人风格。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5sing这个平台更为纯粹的音乐属性,使得歌迷和歌手,都乐意于在一个符合艺术规律的环境中,形成一个良性的表达和聆听生态。

而且,5sing对于平台的发展规划,同样也是相当符合音乐发展规律的。无论是戴荃、李玉刚、刘珂矣还是周深,他们最早出现在5sing平台,都只是素人。然后因为作品的优秀,成为了5sing音乐人,等到个人风格形成体系时,又被推荐到酷狗音乐人等更大的平台发展。

不得不说,这才是一个原创音乐人,最为良性的发展途径。音乐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一夜成名,有的只是一步一步的循序渐进。

同样的,对于一个音乐平台来讲,更不应该是盲目拼人气、拼流量、拼资源,这样更会导致知名音乐人,大量蚕食新人的发展机会,让新人失去了可能性的发展空间。

而这些问题,在5sing平台则不存在,这恰恰也是5sing能够坚持到如今,且越来越有影响力的原因。如果说烧钱只能形成一时的话题,解决一时的问题,那么这种细水长流、尊重规律的音乐规划,才是真正解决了优秀音乐人和作品的供需矛盾。

与此同时,成立十五年后,5sing平台依然还在前行。2020年,5sing为了挖掘培养和发现更多音乐人,也将发起全新的拾音计划。

拾音计划秉承每一个辛勤产出的音乐人,都可获得回报的理念,让好作品不再被埋没。音乐人加入拾音计划,通过完善的音乐人体系,还可获得TME平台亿级流量推广,向更多的人展现自己的才华。

很显然,拾音计划不仅是一个计划,更是一种音乐人从创作到传播的良性循环,它可以为新晋音乐人提供广阔空间,而这些新人的未来,就是像李玉刚、周深、戴荃和刘珂矣这样的顶流音乐人。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