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战》唐曾、端木崇慧现场讲述热血"夺金史"

2018-08-10 09:5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由海宁原石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武洪武执导,唐曾、端木崇慧、任东霖、高峰、李乃文领衔主演,周建鹏、刘小小、刘广楠、刘韦伯、黄迪等演员实力加盟的近代革命大戏《夺金战》将于8月13日起登陆北京影视频道首都剧场。该剧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河南灵原县,共产党人赵汉亭(唐曾 饰)在革命信念的驱使下团结土匪一串红(端木崇慧 饰)、国民党人秦武(任东霖 饰)等抗日力量,在危机四伏的灵原联手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在这个过程中收获真挚宝贵的爱情和兄弟情,并最终保住灵原县金矿将金子顺利运出为抗日事业所用的故事。

8月8日,北京电视台“欢聚一堂”系列社区活动携演员唐曾、端木崇慧、任东霖、高峰走进东湖街道文化服务中心与现场媒体、观众们交流创作心得,共话台前幕后的故事。

唐曾深藏心动之情只为民族大义”   直赞赵汉亭儒雅、有领导范

唐曾一出场就受到了现场观众的热情欢迎,观众们一眼就认出他是近日热播的电视剧《娘亲舅大》中的大舅佟家庚。在那部剧中,他用扎实的演技将人物的冷暖一生呈现得真挚动人。而此番在《夺金战》里,他则化身坚毅睿智的游击队队长赵汉亭,在多方势力搅动的灵原领导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金矿保卫战”。不同于佟家庚对家人的执着守护,《夺金战》中的赵汉亭是一个始终心系国家,且颇为“儒雅睿智”、“有领导风范”的人:“他要带各种各样的兵,每个兵都有不同的性格与能力,所以怎么样把所有特点不一的人笼在一起,大家齐心协力打胜仗,这是赵汉亭要考虑和决定的。”

在《夺金战》之前,唐曾在抗战剧《血债血偿》(又名《太行英雄传》)中,也曾饰演过一个抗日英雄——于大喜。对于这两个角色之间的不同,他讲述道,于大喜最初是一个村民,为报仇才投身抗日,并逐渐成长为一名抗日战士;而赵汉亭本身就是一个身经百战、足智多谋的游击队队长;比起于大喜的“家恨”,赵汉亭所要报的则是“国仇”:“《血债血偿》名字的由来就是因为它讲述了为亲人报仇的故事,但《夺金战》是涉及国家利益的,赵汉亭考虑的都是和国家抗日相关的大事,所以两个人物完全不一样。”

在波谲云诡的灵原县城,赵汉亭用坦诚与仗义团结了鸡公山土匪、国民党将领等人,共同抗击日军、守护金矿,并在这一过程中俘获了土匪首领一串红(端木崇慧 饰)的芳心。尽管身为游击队队长的赵汉亭并未将儿女情长放于心中,但唐曾坦言,赵汉亭在首次见到一串红时确实“动了心”,“不过心动归心动,这些东西必须藏在心里,不能让这种儿女情长影响家国大事,所以他始终把对一串红的感情埋藏在心底。”

端木崇慧“本色出演”豪爽大气女土匪   苦练“眼技”呈现完美枪战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霸气爽朗,敢爱敢恨的一串红是《夺金战》中最鲜艳的一抹亮色。而在活动现场,观众们也发现,剧中这位率性霸气、御下有方的女土匪,剧外同样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甚至被现场的小朋友亲切地称为“漂亮姐姐”。身为东北姑娘的端木崇慧直言,最初接到剧本之时,自己最想演的角色就是一串红,“我和她真的很像,我们都很直接,身上都有些女汉子的特性,所以饰演她会放大我性格里的一些点,演这个角色非常过瘾”。

在现场,端木崇慧也不改直率本性,调侃“一串红”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糖葫芦”,红色的外表和一串红的性格十分相配,都是火热又直接。剧中一串红对男主角赵汉亭的爱就是这样,常常对他不分时间地打出一记“直球”,令赵汉亭手足无措。当说到一串红对外扬言“不管赵汉亭要不要自己,自己都是赵汉亭的女人”时,端木崇慧略带羞涩地表示在这点上自己与一串红恰恰相反,“在爱情里我会不敢表达,所以我特别佩服一串红,她面对感情从来都是勇往直前、百折不挠的,在爱情里,她就是我想象中完美女性的样子,饰演这个人物让我做了现实中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谈起拍戏时最难忘的事,端木崇慧笑言“最难忘”应该是在一串红的“老巢”里,豪华气派的议事厅其实是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山洞,熊熊燃烧的火把看起来气势十足,但实际上煤油的燃烧让空气里充斥着黑色的颗粒,演员们身处其中,一天下来,人人都会变成“灰头灰脸灰鼻子”的“灰色系”土匪。

作为一部抗战题材的戏,枪战戏份必不可少,端木崇慧坦言为了“打好枪战”,她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其实对一个’打枪零经验’的人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枪响的同时会控制不住的眨眼,我被这个问题困扰很久,为了锻炼自己不眨眼,我平时会增加练习的时间,并且在别人练习的时候,故意站到他旁边,这样来让自己更快地适应枪的响声。”经过这样一番努力,端木崇慧终于练就了“顽强”的“眼技”,完美呈现出了《夺金战》的枪战戏份。

任东霖演绎“亦正亦邪”军官片场“火烧眉毛”  高峰卸下“反派包袱”大呼“委屈”

在《夺金战》中饰演秦武的任东霖,一上场就亮明自己“亦正亦邪”的国民党军官身份,而一旁早已被定性成“现场最大反派”的高峰则表示自己很“受伤”,“我的职务应该是国军保安团的团长,因为他们三个都一块抢我的金子,所以我才是最委屈、最无辜的一个”。不同于剧中秦武和张天佐的针锋相对,现场的两人谈笑风生,互相调侃戏外趣事。

剧中,秦武作为一个矛盾复杂的角色,在面对国民党的腐败和无能时,选择转投共产党阵营从而实现自己的民族抱负。谈及这个角色的复杂性,任东霖向观众透露这是首次饰演国民党军官这类角色,为此在戏外做了很多功课,“他和赵汉亭的抗日方式很不一样,之前在做功课的时候也准备了很多资料,分析之后会再从这个角色的角度去演绎诠释他独特的斗争方式。”而剧中赵汉亭(唐曾 饰)和秦武两人经过了从相互对抗到惺惺相惜共同抗日的转变过程,对此,任东霖向观众解释道,“因为我跟唐曾饰演的赵汉亭最终的目的就是抗日,我们有这样一个共同点,所以后期我们才可能达成一个一致的状态。”此外,任东霖还分享了他在拍摄过程中最惊心动魄的时刻,“这里面打戏特别多,尤其是爆破戏,有一场戏爆破是汽油弹,在拐角,是丁字路口,油打到墙上又烧回来,大家会看到我从头发到衣服、眉毛全都烧了,还好脸还好。”任东霖的幽默调侃,却让现场观众感同身受。

高峰饰演的“张天佐”是现场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反派,剧中的他视财如命、阴险卑鄙,现场的他却是亲切幽默、爽朗大方,谈及“张天佐”的反派人设,高峰“委屈”表示,“这个人物比较诙谐、比较可爱、比较无辜还无奈,根本不是他们三个人说的那样特别坏,不是那种特别暴力,天天为了一个女人来争、来打,不是的!”这样的说法引起一众主演质疑,在大家逼问、怀疑的压力之下,高峰向观众坦言,“我确实是站在日方那边的,最后也是撕破脸,纯粹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自己的小义,把自己给豁出去了。”这样一个处处与正义作对,阴险狡诈的反派着实是不招人喜欢,而对于饰演这样的反派角色,高峰则认为演反派的好处,是可以多面诠释这个人物,使他更丰满一些。剧中的冷酷反派,剧外却是“厨房暖男”,现场任东霖更是大赞高峰厨艺,“因为拍摄期间正好赶上春节,我们相当于是跨年在拍这部戏,我没事儿就上他屋里,他会做饭,做得特别好。”

剧中赵汉亭、端木崇慧、任东霖、高峰四人可谓是狭路相逢,有些人因为共同的信仰选择一同作战守护彼此,有些人却在这场夺金之战中因方向不同而分道扬镳。黄金是有限的,需要真正勇敢的人去争夺这有限的资源,为抗战争取更多的胜利机会。现场一个简单的抢板凳让现场观众仿佛置身剧中激烈的抢夺战,在欢笑中体会抗战英雄在斗争中的艰辛,俨然一场现场版“夺金战”。剧中,各方势力为了争夺金矿、守护金矿奋不顾身,上演了一场场生死对决。每一次的守护和运送,都十分惊心动魄。在“运送金球”的游戏环节中,演员们与观众相互配合,各组相互角逐、场面十分激烈。

责任编辑:高骞(QN037)